第三十一章 至尊红颜队必死的任务!

    婠婠介绍完至尊红颜队的前五场任务后,笑眯眯地说道:“现在我们至尊红颜队一共有十名资深者。其中上一场才加入的一个最弱的资深者,也进行了双c级强化。

    “在来这个位面之前,人家查询队伍排名,发现至尊红颜队已经是第21名的队伍了。怎么样,人家很厉害吧?”

    楚河舒了口气,笑问道:“轮回中一共有多少支队伍?你知道cosplay团的排名吗?”

    boss队没有那么多奖励可供挥霍,所以很少花钱查询战队排名。

    在楚河加入boss队之前,雄霸也只查过一次排名,那个时候至尊红颜队还没成立呢!

    因此楚大将军除了知道排名前六的队伍以外,对其余的队伍基本上一无所知,这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婠丫头不假思索地说道:“轮回中,除了你所在的boss队这支不上榜的特别队伍外,一共还有100支轮回战队。人家也就是在进入本位面之前,查过一次战队排名。查询的时候,我曾很仔细地看过了榜行榜,却没发现榜上有名为‘cosplay团’的战队存在。”

    楚河讶然道:“怎么会这样?cosplay团很强的……”

    婠丫头笑道:“这并不奇怪。由于冒险和团战时,时经常发生全队团灭,或是主力尽灭的意外,所以排行榜变动非常大。

    “除了排名前六的六强队之外,其余队伍的排行变动尤其大。一支队伍可能今天还是排名前十,明天就跌出50名以外了。甚至可能全员尽灭,新人加入后更改队名……导致一些战队永远从排行榜消失。

    “好像我这支队伍前身的‘精灵女王队’,便算永远消失了。还有被你们团灭的cosplay团,若被轮回殿新召来的新人改名,这cos团也算是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而你们队伍休整、兑换时栖身的轮回大殿,与我们所在的轮回大殿时间并不一致。可能人家上次查询的时候,cos团已经被你们全部消灭,所以从排行榜上除名了。”

    楚河轻轻点了点下巴,又问道:“那轮回殿现在对你的评价是多少?暄暄和青璇呢?”

    婠丫头的美眸笑成了月牙儿,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人家现在的数据量化评估为a级,但人家的潜力肯定不止这点啦!

    “轮回殿好死板的,对爆发力、潜力、智力这些变动极大的潜在素质,根本没法儿以数据量化评估。若是照着轮回殿的评价来判断自己的实力,肯定会吃大亏。

    “小暄暄修炼的慈航剑典,仅被轮回殿评价为b级技能。练到最后还必须舍弃肉身,才能继续进阶。

    “而且小暄暄的剑典心境早就被你破了,莫说她不愿舍弃肉身,就算她能这么狠,也没法儿靠剑典进阶。”

    四大奇书中,修炼战神图录的传鹰大侠、修炼天魔策中“道心种魔大法”的魔师庞斑、著成长生诀的广成子都能肉身成圣。

    唯有慈航剑典练到最高也只能坐死关,没有飞升先例。

    便连慈航剑典的创始人地尼,也只修到坐死关境界。

    静斋传人秦梦瑶采阳补阴,借韩柏的魔种补全自己的道胎,算是剑典传人中,有史以来境界最高的。

    可是直到最后,秦梦瑶也只到了坐死关境界,没听说她飞升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慈航剑典,实是四大奇书中最为鸡肋的一部。

    若小暄暄到了轮回冒险中,是绝不能仅仅依靠慈航剑典生存的。

    这时婠丫头目示小暄暄,示意她自己来说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小暄暄笑了笑,轻声道:“剑典进阶太过苛刻,且要求修炼者必须断情绝爱,舍弃一切。若是遇上阿河之前的我,说不定还会斩断尘缘。但是现在……妃暄实在不愿变成视爱郎亲子若路人,一心只求渡己,只修己身大自在的冷漠仙佛,便放弃了继续修行慈航剑典。

    “后来人家学了出自《天子传奇》位面的‘如来神掌’。这如来神掌虽也是佛门心法,却要求修炼者必须有普渡众生的大慈悲心。

    “地藏王有言:‘地狱未空,誓不成佛’。剑典心法要求舍弃所有执念,普渡众生原也是执念的一种。妃暄向以普渡众生为己任,修行剑典心法,原本就有违妃暄本心。而如来神掌的心法,却要求修炼者必须有地藏王那般的大宏愿——那大宏愿,岂不正是最大的执念?

    “所以,‘如来神掌’才真正与妃暄的本心相符。妃暄修行此功,进展神速。数次闭关之后,已将这套从头学起的佛门绝学,进阶到了双b级顶峰。

    “后妃暄又兑换了‘心光法令’、‘万华如意’、‘禅震法杖’这三件与如来神掌前三式对应的佛兵法器。在此三件法器加持下,双b级的如来神掌,可以发挥出a级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若能将心法修至s级,再集齐所有的正品法器,则如来神掌的威能,可与各轮回位面中的真神、圣人争锋。

    “呵呵,当然,那种超凡入圣的境界,现在只能是奢望而已。人家那三件佛兵法器,都只是山寨版的,还必须不断花费宝石、积分升级呢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瞧着青璇,示意该轮到她了。

    青璇微笑道:“青璇就不像婠婠和妃暄那般厉害啦!人家所学甚杂,却又杂而不精。且向来不喜与人搏杀,来到轮回中之后,也很少与人正面交手。因此在婠婠这至尊红颜队里,人家只是辅助人员来着。

    “除了医术、奇门遁甲、陷阱机关这些杂学之外,人家在阵战之时,唯一能拿得出手的,便只有音波功了。还有在死神来了中活过七天的任务奖励,那张规则系‘言灵’技能卡也给人家使用了。在婠婠她们与敌阵战之时,人家也能帮着用言灵捣下乱……别的就没什么啦!”

    婠丫头轻轻拍了一下青璇的肩膀,笑道:“在阿河面前,你用得着这么谦虚吗?阿河我告诉你哦,青璇其实很厉害的。

    “在来轮回殿之前,她就精通医术。后来又在轮回殿里学了很多医疗技能。现在青璇可是咱们队的首席医师呢!

    “无论是外科手术,还是解毒、解蛊,又或者是金针刺穴治疗内伤,她都很拿手的。就算是濒死的人,她都能帮着吊住一口气,直到撑回轮回大殿……上次打暴风时小暄暄重伤,便多亏了青璇才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她的奇门遁甲、陷阱机关之术,亦对队伍帮助极大。在死神来了中,她甚至布下阵势,一度瞒过了死神……多亏了她,我们才能熬过死神七天七夜的追杀。

    “而她的音波功更是不得了。对付小喽啰时一扫一大片,便是一些个体实力极为强大的高手,她也能以音波功干扰。

    “音波攻配合言灵技能,连暴风都被干扰得实力大打折扣。否则我们根本无法杀掉那么强大的暴风……所以啊,青璇现在可是我们队伍中,最为重要的全能型辅助人员呢!

    “若是让人家与青璇不限场合、时间、技能地一对一决斗,在她那千奇百怪的技能组合面前,人家可能也不是对手呢!”

    婠丫头这回还真大方了一把,直把青璇夸得天上有,地下无了。夸得青璇小脸儿都红了。

    楚河笑呵呵地说道:“这样算来,青璇的综合实力即便不是a级,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他一边在心里计算着:不计算潜力、爆发力等等潜在素质,婠婠的量化数据为a级。小暄暄、青璇都处于双b级顶峰,已经摸到了a级的门槛。实际发挥的话,当有a级的战力。

    而至尊红颜队的十个人中,实力最弱的也是双c级。

    cosplay团有一个a级的山寨版八神。当他催动天国神族之血,进化狂化状态后,实力稳定在双a级。与正常状态下的董卓接近,但远逊魔化董卓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一个山寨版八神,boss队当可轻易灭之。

    但是cos团亦有十一人。除山寨八神之外,其余cos的角色也都有相当强悍的实力。

    b级以上的不用说了。便连那两个被楚河偷袭秒杀的,全队最弱的双c级资深者,若正面阵战,楚河起码也要十招才能将之拿下。

    至尊红颜队排名21,以至尊红颜队的实力作为比较,那么cos团十一人的排名,至少也在22、23左右!

    也就是说,雄霸等人死之前的boss队,排名差不多也是21、22、23名左右!

    婠婠以初入轮回的新人身份,组建全新战队。仅过了五场,便将队伍带成了拥有十名资深者,排名第21的队伍,确实很了不起!

    虽说楚河刚才一招“千山鸟飞绝”,便将至尊红颜队的一老一少俩小孩的四人联手破了,将那四人全圈了进去。但楚河很清楚——当时他们每个人都没出全力,否则楚河纵使能挡下那四人联手,也会受不轻的伤。

    别忘了,“千山鸟飞绝”这一招是可以破的!

    在上一场中,山寨八神以超越楚河的力量,强行破了能量场。还令楚河遭受能量场反击,受了很重的内伤。

    若那四人拼命爆发,合四名资深轮回战士之力,绝对可以破掉楚河的能量场,令楚河遭反噬受伤——这也是他很快便将能量场解除的原因。除了四名轮回战士之外,能量场里还圈着马小玲和况天佑呢!加上他们两人,时间一长,能量场肯定会崩溃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河笑道:“我跟你们说,在你们没回来之前,我还和你们队的人打了一场……”

    他将与那四人交手的情形说了出来,最后哈哈笑道:“那个叫香帅的家伙最有意思。听到我的名号,竟吓得跪了下来,还连跪我两次!我真的很久没见过这么没出息的家伙了!还有一个小男孩,嘴巴真不得了!我给你们学学他说过的话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绘声绘色地将小男孩说的那些大人话学了一遍,说到“本少爷发育成人形的时候,你还是受精卵”时,他已经拍着大腿笑得乐不可支了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笑了好一阵,全然没注意到仨妞的古怪表情。

    笑够之后,他抹了一把笑酸的脸,说道:“真不知道这小家伙的大人是怎么教他的……哎我说婠丫头,你这队伍里活宝还真不少啊!也真难为你了,竟能将这些活宝带出来……呃,你们这都是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他这时才发现,仨妞表情古怪得很。

    青璇似笑非笑,婠丫头满脸诡异,小暄暄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楚河莫明其妙地瞧着仨妞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我没打伤他们,真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呵呵……”婠丫头干笑两声,小声道:“你刚才不是问我们,宝宝们去哪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们一直没说呢!可别告诉我,你们把他们三兄妹留在轮回大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嗯,其实……”婠丫头吭吭哧哧地说道:“其实……你已经……见过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废话吗?”楚河郁闷地说道:“歌笑和念楚我都见过了,还抱过呢!就是没见过留香……”

    婠丫头干笑着,很是尴尬地小声道:“其实,那个香帅……嗯,就是留香。小男孩儿是歌笑,小姑娘是念楚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楚大将军一时没反应过来,待他回味过来时,顿时囧了:“啥咪?”

    婠丫头求助似地瞧了小暄暄与青璇一眼,却见俩妞拨浪鼓似地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婠丫头一咬牙一跺脚,大声说道:“留香、歌笑、念楚他们都是在精神时光屋养大的。人家当时一个没留神,就把留香养到了十八岁……

    “小暄暄和青璇好一点,说是不能完全剥夺歌笑和念楚的童年,只在精神时光屋将他俩养到十岁。以后闭关时,便请轮回殿固化了他们的身体、灵魂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跟你打架的,除了老兵以外,其他三个就是你的宝宝!人家的留香也不是没出息,儿子跪老子,那是天经地义!”

    楚河先是茫然,跟着便是错愕,接下来面露惊喜,最后却全都化作了郁闷:“我二儿子十八岁,比我只小六岁……大儿子和三女儿虽然才十岁,可还是只比我小了十四岁……

    “偶卖糕的,我真的好惨……儿子女儿一见面就要打我……仨大宝宝见着老爹我,也不叫一声……就留香最有诚意,好歹向我跪了两次——却还是被吓的!”

    现在他总算明白,留香为什么要大伙儿不把他先动手的事说出去了。

    敢情他是怕被婠丫头责罚来着……

    可是,以婠丫头那护短的性子,真会为了老公打儿子咩?

    毕竟儿子没有真的打着老公,反被老公好好教训了一顿来着……

    “我还没享受够抱宝宝的乐趣啊!”楚大将军泪流满面:

    “这一转眼,宝宝们都长大了……歌笑在我不在的那一年,被蓝胖子带坏了,变成了问题儿童……留香就知道装b,还要打老子……念楚,念楚还好一点,可是给俩哥哥当起帮凶来,却是不问青红皂白地义不容辞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他痛心疾首地说道:“家庭教育太失败了!我就知道,把宝宝交给你们这三个无法无天的家伙带,迟早会出大问题!现在怎么着?被我猜中了吧?”

    仨妞干笑着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小暄暄嘀咕道:“人家也不知道歌笑会变得这么皮嘛……蓝胖子跟他玩的时候,他才不到一岁,人家哪知道他那么小就能开始学坏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青璇低着头,双手抓着裙角,小脸儿憋得通红,好想大笑一场——跟两个哥哥比起来,她的女儿石念楚实在好太多了,她很骄傲很自豪!

    婠丫头小嘴儿一撇,轻轻捶了楚河一拳,说道:“什么嘛!哪有这么多可抱怨的?还没享受够抱宝宝的乐趣是吧?不要紧,留香也大了,差不多能接媳妇儿了。人家的大弟子秦晴晴跟留香很般配的,大不了,人家叫他俩早点成亲,生个孙子给你抱嘛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手指头轻轻拈着楚河的耳朵,以腻得死人的语气说道:“楚哥哥,你和人家都还很年轻嘛!若想抱自己的宝宝,你便加把劲,让人家再给你生一个宝宝不就可以啦?”

    楚河无语了……婠丫头这想法,也太天马行空了。哥哥我,今年才二十四啊……还没到做爷爷的时候啊!

    至于再生一个……那好歹也得等到打破了轮回,一家人能逍遥时再说吧?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别说一个宝宝了,楚河大可以埋头苦干,以仨妞一年给他生三个……组建一支楚氏足球俱乐部都不成问题吖!

    不过……不能享受抱宝宝的乐趣,行使一下老爸的威严权力倒是很不错哦!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待会儿能名正言顺地命令忤逆子楚留香跪下挨板子,楚河顿时心情大爽。

    眼见楚河的郁闷莫明其妙地一扫而空,反露出了诡异的笑容,婠丫头顿时很警惕地问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楚河一个没留神,心里的想法脱口而出:“在想怎么教训留香。待会儿罚跪是让他跪墙角呢,还是让他跪搓板?打屁股的时候是用棍子呢,还是用竹条?还有歌笑,那小子忒不像话了,也得好好教育教育……哎你们也帮我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想得美!”婠丫头揪住楚河的耳朵,用力地往两边拉扯。

    她光洁的额头用力顶着他的额,鼻尖顶上了楚大将军的鼻子,嗔道:

    “留香又不知道你是他爹,他只是想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嘛!要是新人个个像你这样嚣张,人家以后还怎么带队伍?留香没做错,不许你欺负他!”

    小暄暄也掐着楚河的腰眼,满脸幽怨地说道:“谁让你当时走得那么急?歌笑跟着蓝胖子学坏,你的责任也很大……人家不许你把过错全推到歌笑身上!”

    楚河给俩妞又揪又掐,弄得呲牙裂嘴。

    他又舍不得将好不容易才重逢的俩妞暴打一顿以正家法,只得连连告饶。

    待俩妞笑逐颜开地松开手后,楚大将军揉着耳朵,苦笑道:“慈母多败儿……你们哪,就是太宠着他们了……还好念楚比较听话,否则我都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婠丫头嘻嘻一笑,用腻得死人的声音说道:“楚哥哥,人家已经说过了嘛,人家和你都这么年轻,还有的是机会生小孩。你若是觉得留香和歌笑不听话,那你就努力一点,让人家再给生个听话的宝宝嘛!”

    “免了……”楚河郁闷地说道:“再听话的宝宝让你教,也会教成无法无天的小魔头……”

    仨妞都不说话,只掩着小嘴儿窃笑。楚大将军郁闷不已,却拿三个女人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“唉,我可算是史上最失败老爸了……连打儿子屁股的权力都没有……”哀叹两声,楚大将军收起欲行使家长威严而不得的失望,问道:“对了,你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?”

    婠丫头闻言,嘻笑的神情顿时一扫而空,变得颇为凝重:“我们这一次的任务,是要消灭僵尸真祖将臣,消灭女娲元神,粉碎盛载女娲肉身的五彩石,阻止女娲灭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楚河又惊又怒:“轮回殿怎么会给你们安排这种任务?这个位面中的女娲虽因肉身尚在五彩石中沉睡,想消灭她那没有多少力量的元神并不困难……

    “可是那将臣……乃是正宗的盘古族人,地球上的僵尸真祖啊!他的个人实力,绝对在s级以上!

    “而且……而且他随时可以造出大批二代僵尸。凭你们队伍的力量,即使再加上我,也不可能打败将臣!

    “这,这完全是必死的任务!你们又不是boss队,轮回殿怎么会这么对待你们?不行,你们必须放弃任务,拼着受点扣分惩罚,也绝不能去将臣面前送死!”

    见楚河惊怒交加,小暄暄安抚地摸了摸他的胸膛,微笑道:“这一场任务的失败惩罚,可不是扣点分那么简单……轮回殿为防止轮回战士畏缩不前,偶尔还会以随机抽杀队中几名轮回战士的形式,逼得轮回战士们个个都必须拼死力战……

    “毕竟,那随机抽杀的惩罚完全没有规律可循。每个人都可能被轮回殿抽中抹杀,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死。我们队运气不好,这一场任务……轮回殿恰好启动了随机抽杀惩罚。若不能消灭将臣、女娲,阻止女娲灭世,则随机抽杀队中五人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不能逃避任务,唯有迎难而上。其实你也不必这么忧心,我们这边有况天佑……以他的潜力,只要能完全爆发出来,绝对可以和将臣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楚河摇头,苦笑:“可是……这都是真实的位面啊,事情不会完全照着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发展的……况天佑可能战胜将臣,也可能被将臣打败……我们,无法确定啊!”

    </div>

章节目录

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辣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李古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古丁并收藏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