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cosplay团华丽登场!

    时间,1941年12月7日上午7时35分,距出云国军第一枚炸弹落下还有20分钟。

    地点,瓦胡岛珍珠港内西弗吉尼亚号战列舰。

    任务,保护注定必沉的西弗吉尼亚号免于被击沉的命运。

    瓦胡岛上的军民们在过周末,在这个时间很多人还没起床。

    太平洋舰队的一部分美军官兵在休假,此时根本没有呆在船上。

    西弗吉尼亚号战列舰上的水兵此时没有满员。

    这艘长190米,宽7米,标准排水量32500吨的庞然大物,遇上偷袭后连开动都不可能。只能沦为一艘体积庞大的上好靶船。

    甚至连战舰上那一百多门大小口径的防空高射炮,届时都不会有足够的炮兵操作,只能成为无用的摆设!

    出云国军偷袭珍珠港,首先炸的就是瓦胡岛上的三个机场。

    轰炸完机场,取得制空权后,就轮到港内的大小战舰了。

    而这艘boss队必须保护的西弗吉尼亚号,与泊在它东北方向的俄克拉荷马号一样,都处于舰队最外侧。亦都是最先被出云国军航空兵攻击,最先被鱼雷击中的两舰战列舰!

    没什么事情能比必须呆在西弗吉尼亚号上更倒霉了。

    按照二战历史,这艘庞大的战列舰,将在出云国军航空兵的偷袭中,吃上7枚18英寸的鱼雷和数颗重磅炸弹。舰体还将遭到投弹后的出云国军飞机以机炮、机枪扫射。

    虽然历史上的这艘战列舰因水密性良好,以及指挥官及时打开右侧的注水阀,使其免于像俄克拉荷马号一样倾覆。但严重受伤的战舰上层建筑将燃起熊熊大火,海水也将淹没甲板,令战舰上幸存的坚果国海军官兵不得不弃舰。导致这艘战列舰最终坐沉海底。

    楚河他们有信心拦截下鱼雷——二战时期的鱼雷可没后世的鱼雷那么快、准、狠。

    凭借楚河他们手中的火器,配合他们射击的精确度,拦下鱼雷轰炸机空投下来的鱼雷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倒是俯冲轰炸机、水平轰炸机扔下来的炸弹很难拦截。

    但是真正能击沉皮厚耐打的战列舰的,还是要属水线以下的鱼雷攻击。

    俯冲、水平轰炸机扔下来的炸弹,大半只能摧毁上层建筑,杀伤舰上官兵。可以令战列舰失去战斗力,却很难将其击沉。

    偶尔运气好扔进了弹药库,将弹药、燃油引爆,倒也能击沉一艘战列舰。但那样的机率实在太小了,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太平洋战争初期的出云国海军航空兵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但boss队五人想从出云国军航空兵的轰炸下,保住西弗吉尼亚号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次是团战任务!

    30分钟后,另一支轮回战队“cosplay团”便将于瓦胡岛任一地点随机降临!

    以轮回殿的一贯作风,既然boss队是属于美军阵营,那么cosplay团必会是出云国军阵营!

    且他们的任务很可能是击沉西弗吉尼亚号,以强迫其与boss队因为任务目标矛盾,而发生直接冲突!

    所以很有爱的boss队除了要面对出云国海军航空兵以外,还将面对“cosplay团”!

    “真是宿敌啊……”雄霸喃喃道:“当初全轮回排名第一的cosplay团,就是因为遭遇从前的boss队才被打出二十名以外。而boss队也因与其死磕而死伤惨重,主力尽失……如今我们队曾参与上次团战的人员都死光了,却不知cosplay团……是否还有参与过上次团战的死剩种存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cosplay团的老人也应该是死绝了吧?”楚河拧眉道:“上次团战是我们队六次任务以前的事了吧?若对方有老人从上次团战中生存下来,那么其最少也会经历六次以上的任务……

    “普通轮回战士可不会像我们一样,被轮回殿虐得欲仙欲死。这一来,其六次以上的任务所获得的奖励必然相当可观,其强化程度也将高得可怕……

    “而若是对方团队的实力超出我们太多,以轮回殿的公平原则,是不可能安排他们与我们遭遇的……所以我认为对方团队,应该不会有经历过上次团战的老人存在。”

    雄霸颇有些勉强地笑了笑,“经历六场以上强化的老人或许不会存在……不过你不要忘了,我们boss队可是受虐队来着。普通轮回战士之间的团战,彼此的实力差距不会太大,或者基本上各有五成胜算。但我们boss队,就没有这种优待了……

    “从轮回殿开出的奖励来看,对方至少有一个a级强者存在。而且他们比我们晚降临30分钟,以轮回殿一贯的原则,迟些进入任务位面的团队,实力都要比早先进入的团队强大。

    “虽然a级强者怎么都不会有我们对付过的董卓那么强,但上次我们是以有心算无心,董卓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,才会被我们成功偷袭,以致功力大降……

    “可是这一次,本就比我们强大的cosplay团知道我们的存在,而我们又被限制不得离开这艘战列舰……形势对我们非常不利啊!”

    楚河、小貂mm、黄泉mm都默不作声,心情很是沉重。

    六指琴魔黄雪梅尽管初入轮回,对于一些过于复杂的情况还不太了解。但她知道这四位队友都是来历不凡的强者,眼下这四位队友都是这般心事重重的模样,可见接下来的任务该有多么困难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黄雪梅的情绪亦被这沉重的气氛感染,心情压抑了许多,眉目间更是一片肃杀。

    “多想无益,咱们既比对方多出三十分钟的时间,那就抓紧宝贵的时间作好准备吧!”早就一心破釜沉舟的楚河很快就收拾好心情,拍着巴掌唱起歌儿给队友们打气:

    “来来来,聪明的小孩,到云端把云通通摘下来……没有意外,我会和你一块,拼出一个未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靠!”雄霸、黄泉、小貂mm全都冲着楚河伸出右手比出中指。

    还没接触过轮回殿海量的资讯,目前还很单纯的琴魔姐姐,以为这是boss队表决心的手势。于是赶紧地跟随雄霸三人,冲着楚河伸出右手比出中指,嘴里还小声地“靠”了一记……

    黄泉mm闭上眼睛,以灵力遥感了一下船上的生命能量,说道:“这艘战列舰未满员,整艘战舰上的水兵满打满算不超过500,而且大部分还在睡懒觉。”

    雄霸下令道:“黄泉,你负责找到现在这战舰上的最高指挥官。找到后催眠控制他,让他紧急安排水兵把锅炉升起来,争取遇袭后能尽快把战舰开动以进行规避,损管人员也要尽快就位!防空炮位就算了,反正战列舰的防空炮打飞机向来效率极低……”

    黄泉mm身为驱灵师,精神力极高。连灵兽都能控制,催眠普通人这种小技巧,对她而言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在这场团战任务中,黄泉的灵兽狮子王可以召唤出来。但是只能用来对付对方团队成员,无法对本位面原住民产生丝毫杀伤力。

    否则她只需召唤出狮子王,飞在天上狂喷咆哮波,便能击落一切来袭的敌机。

    当然,武技、内力、精神类攻击还是有效的。如果让黄雪梅弹琴天龙八音,运气好的话亦可击落敌机。

    这全是因为本位面原住民对狮子王这种灵兽毫无应对之法,灵兽狮子王属于“无解”的技能,所以它不能对原位民生效。

    而boss队的五人,都不是不死之身。炸弹、子弹都能消灭掉他们。所以他们本身的能力都可以生效。

    黄泉领命离开后,雄霸又对楚河说道:“楚河你去催眠控制一批水兵……然后带他们到弹药舱多拿火药炮弹,将其堆积到战舰舱底,以及关系到战舰舰体平衡的各关键部位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西弗吉尼亚号的构造图,凡后遭破坏后能让战舰迅速解体的关键位置,我已用红笔标示出来了。堆积好炸药炮弹后,你便安装上遥控引爆装置,各处弹药舱也给我装上遥控炸弹!

    “哼,若是那cosplay团过于强大,老夫便自己引爆炸沉这条船!我们完不成任务,对方也别想捞到便宜,大不了同归于尽!如果我们boss队就是受虐的命,那么我雄霸……偏要逆天改命!”

    这一刻,雄大大又变回了那个心狠手辣的绝世枭雄!

    楚河凛然受命,接过雄霸递来的大张图纸,运起轻功身法,化为一溜残影出了舱室,去完成雄霸交待的任务了。

    “小蝉,你去瞭望塔架起狙击枪。鱼雷轰炸机、俯冲轰炸机进入投弹轨迹后极易瞄准,以你的枪法和专注力,必能命中驾驶员!记住,弗吉尼亚号是左弦中了七条鱼雷,你只需关注左弦方向便是!”

    貂蝉受命离去。以这个时期美军的懒散和貂蝉的“风神腿”轻功身法,她要上瞭望塔可谓不费吹灰之力。而遭遇袭击后,惊慌失措美军更不会有功夫关注她了。

    “雪梅,把这支宝莲灯带在身上。此灯能量已经充满,遇袭后你只需心念一动,即可开启防护罩……”雄霸给了黄雪梅一支宝莲灯,并将其用途和使用方法详细解说了一遍,末了叮嘱道:

    “你不会使用枪械,我又不大清楚你的实力,而现在我们又没有时间深入了解。所以你的位置我就不详细布置了,你跟在我身边,拾缺补漏便是。”

    黄雪梅接过宝莲灯,郑重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雄霸队长请放心,雪梅定会全力以赴!”

    7点35分,貂蝉已于瞭望塔上架好反器材狙机枪。透过高倍瞄准镜,她已经能清晰地看到天空中,那些隐藏于3500英尺高的云层中的出云国军战机。

    7点37分,西弗吉尼亚号已处于黄泉的控制下。锅炉开始生火预热,轮机舱、舵机舱人员就位,损管人员就位!

    7点45分,楚河以高达2300以上的精神力,对200余名水兵实施集体催眠,随后指挥他们分成数批,搬动各弹药舱内火药、炮弹至指定位置安放!

    7点55分,出云国军航空兵开始对瓦胡岛的三个机场发动攻击!

    爆炸声惊醒了坚果国人周末的美梦。

    呼啸着俯冲而下的轰炸机,如雨点一般坠下的航空炸弹,打得地面飞沙走石的机关炮,冲天而起的火光和硝烟,四处溅射的弹片和泥石,于毫无知觉中被炸得残肢乱飞的瓦胡岛军民……这一切,顿时将美如天堂的瓦胡岛化作了人间地狱!

    坚果国人毫无抵抗地任出云国军摧毁了三个机场。自此刻起,出云国军护航的81架零战牢牢掌握了制空权!

    偷袭开始后的几分钟,毫无警觉又懒散无比的坚果国大兵们,竟没一个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!防空阵地成了摆设,战舰上的防空炮亦无人操作。

    机场被摧毁,致使美军飞行员无法大量起飞。

    即使偶有一两架飞机摇摇晃晃地冲上跑道,还没来得及昂起机头,就已被统治了太平洋战争初期整个天空的零式战机打成了碎片!

    制空丧失,防空无力,反应迟钝……这一切,都令坚果国太平洋舰队,于此时开始了舰队有史以来最可怕的噩梦!

    7点57分,出云国军鱼雷机进入攻击!

    第一架出云国军鱼雷机,首先用机炮撕碎了排列在舰队最后的内华达号的旗帜,接着便投下了鱼雷。但这一枚鱼雷失的未中。

    跟着出云国军的40架鱼雷机全部展开,如一群嗅到血腥味的鲨鱼,对着停泊在港内的战舰们展开了围攻!

    7点58分,格外沉重的枪声从西弗吉尼亚号的瞭望塔上响起。

    一架贴近海面以直线飞行,准备投放鱼雷的鱼雷轰炸机,在那声枪声之后,飞行轨迹忽然变得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它仿佛喝醉了酒似地,蛇行一段距离之后便一头栽进了海中,爆起硕大的水花!

    出云国军的偷袭实在过于成功,出云国海军航空兵的精英们失去了应有的警惕。大意之下,正式开战仅三分钟,出云国军即损失了第一架鱼雷轰炸机——还是被狙击枪打下来的!

    小貂mm沉着地退壳,装弹,瞄准,根本不去理会脑中响起的轮回殿奖励声。

    又一架贴近海面直线飞行的鱼雷轰炸机被她套进了十字星,出云国军驾驶员那亢奋的面孔清晰如在眼前。

    小貂mm屏住呼吸,果断地扣动扳机。鱼雷机的挡风玻璃上出现一个弹孔,跟着那出云国军飞行员的胸膛便炸开一个硕大的血洞!

    这一架鱼雷机,又是还未来得及投弹,便已栽进了海水中!

    这无限子弹的反器材狙击步枪,虽然不需换弹夹,但是退壳、上弹的程序动作还是要做的。这就大大限制了小貂mm的射击速度。

    当然,一分钟内以狙击步枪连续击落两架敌机,这份战绩还是非常值得骄傲的!

    两架飞机接连坠海,足以引起出云国军航空兵的注意了。

    每一架察觉到异常的出云国军鱼雷轰炸机,都不再大摇大摆地贴着海面飞直线,而是作起了蛇形机动。

    两架护航的零式战机凶猛地从空中俯冲下来,以机炮在西弗吉尼亚号的甲板和防空炮位上清洗了一遍,跟着又盘旋回来,继续用枪炮清洗战列舰的上层建筑!

    瞭望塔被打中了两发20毫米机关炮弹,凭借宝莲灯的防护,小貂mm安然无恙地离开了瞭望塔,换了个位置继续关注从左弦扑来的鱼雷轰炸机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过了7点59分,西弗吉尼亚号除了被无关痛痒的机炮扫过两遍之外,还没有被任何一颗航空炸弹、航空鱼雷击中!

    而泊在它不远处的俄克拉荷马号,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,正在向一侧缓缓倾斜,眼见过不了多久便将倾覆沉没!

    小貂mm没有对别的舰只多看哪怕一眼。现在除了西弗吉尼亚号,以及空中苍蝇一般的出云国军战机,她心中已别无它物。

    楚河仍在指挥水兵搬运、安装炸弹。黄泉mm仍在操纵军舰指挥官。船上损管人员开始扑灭被机炮引燃的火焰,船锚已然升起。

    西弗吉尼亚号经过22分钟的准备后,已经将要开动!

    雄霸背负双手,站在舰长室中,透过厚厚的玻璃窗望着血火满天,硝烟弥漫的战场。

    黄雪梅手捧天魔琴,静静地站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突然,位于珍珠港中央的福特岛东侧战列舰队中,发生了震天动地的大爆炸。

    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,将整个福特岛都震得抖了三抖,海面都泛起了波澜。西弗吉尼亚号舰长室那厚厚的窗户玻璃,都给震得发出了哗哗地响声。

    一条高达一千多米的火柱冲天而起,滚滚浓烟几乎将天空完全遮蔽。

    这是火药和炸药爆炸不充分燃烧而特有的红黑相间的烟柱,这是战列舰亚利桑纳号上的大火,导致弹药库发生了爆炸!

    在红黑烟雾以及零星的高射炮火中,轰炸机仍在上下翻飞。飘满油层的海水上,弃舰的坚果国海军官兵拼命地游向岸边!

    空袭,正激烈!

    时间,已是8点整!

    cosplay团的降临时间已到!

    当cosplay团任务开始前的10分钟准备时间过去后,他们便可能投入战场!

    boss队,还剩下最后10分钟的准备时间!

    “船已经开动了,只要战舰能进行规避,在我们的帮助下,出云国军便无法击沉西弗吉尼亚号。”雄霸沉声道:“而我们有宝莲灯护体,只要小心不被航空炸弹直接命中,在防护罩有效的时间内,我们也不会有生命危险……所以现在唯一要担心的,就是cosplay团!”

    黄雪梅问道:“我们为何不把船开到岸边搁浅?这一来,敌人不就无法击沉船只了吗?”

    雄霸摇头笑笑,“起初我也有过这种想法。但是……这是行不通的!轮回战士的能力难以估测,把船开到岸边搁浅,他们固然是无法将船‘击沉’,可是他们能将船只彻底摧毁啊!

    “而且我们被限制住了行动范围,不得离开这条船50米远。可是对方有没有这种限制?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,那我们将船开到岸边搁浅,则对方可轻易从陆路攻击船只。即便攻击失败,也可从容远遁,而我们却连追击的机会都没有。这一来,等同于我们给敌人制造了进可攻,退可遁的绝妙形势。

    “反过来说,若是我们一直开着船在海面上行驶规避,则cosplay团光是想上我们的船,就已经颇为费神。而他们上船之后,进展不顺也不可能想走就走——借水遁走容易,可下一次再想上来,就难了!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的船绝对不能搁浅,必须让它一直行驶!只要撑过中午12点,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!”

    出云国军袭击珍珠港将于9点40分结束,但boss队却被要求呆到中午12点——这显然是要保证boss队与cosplay团有足够的时间决一死战!

    战列舰田纳西号停泊的位置离西弗吉尼亚号最近。

    在西弗吉尼亚号开动之前,田纳西号的左弦距西弗吉尼亚号的右弦仅50米左右。

    当西弗吉尼亚号遇袭时,田纳西号同样遭到了出云国军航空兵攻击。但它的左弦侧因为有西弗吉尼亚号遮挡,受的攻击暂时还并不猛烈。

    8点整,田纳西号某空置船员舱内出现了一个半球形的薄光膜,在这普通人肉眼不可见的薄光膜内,横七坚八地躺了十四个人。

    cosplasy团降临!

    其中有十一人很快就陆续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最先清醒过来的男子留着一头猩红色的长发,穿着一件极为合身的黑色翻领束腰风衣,风衣背上印着一轮淡紫色的弦月。

    他的长裤极具个性。暗红色,喇叭口,两边裤脚中间连着一条红色的布带。看上去很让人怀疑当他奔跑起来时,会不会被这条布带绊倒。

    他的脸谈不上英俊,但那冷硬的面庞,却含着一种致命的野性魅力。尤其是他那双不时闪烁过紫芒的眼睛,眼神中那种深入骨髓的孤单与寂寞,仿佛能令人情不自禁地沉沦。

    “八神,这三个新人怎么办?”第二个醒过来的年轻男子晃了晃略有晕眩感觉的头,指着仍躺在地上,尚未清醒过来的三人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男子穿着一身青色的盔甲。左臂处有一面小圆盾,头盔则作龙首型——分明是圣斗士五小强中的青龙座圣衣!

    而第一个醒来的红发男人,那套经典的装束,可令任何一个玩过格斗类街机的人一眼便让出,他几乎与拳皇里的八神庵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“这次是团战,时间又只有短短四小时,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关照他们。”八神冷漠地说道:“而且我们现在身处正遭受空袭的战舰之上,想找个安全的地方将他们藏起来都不可能。高飞在天空中的皇国航空兵们,是不会分辨敌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的意思是……”穿着青龙座圣衣的年轻男子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为了避免他们被对方团队杀死,造成我们所有人被扣分……还是由我来了结他们吧。”八神以无比淡漠的口气,说出了决定三个新人生死的话:

    “我杀死他们,只是我一个人被扣6000分。若他们被对方团队杀死,则全队11人每人都会被扣掉3000分。6000比33000,结果一目了然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三个新人已然陆续醒来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没有听到八神与青龙座的谈话,而在任务开始前的10分钟保护时间内,资深者也无法伤害到新人。

    所以八神并没有立即出手,只冷漠地看着三个兀自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新人。

    队长八神已决意杀掉三个新人,副队长紫龙亦未曾表示反对,其余九名资深者自然不会多嘴。

    他们以或怜悯或残忍或戏谑的眼神瞧着三个必死的新人,谁也不想对死人多说一句话,更没必要为他们进行讲解了。

    那三个新人自初时的不适中清醒过来后,小心翼翼地环视了四周一阵,随后三个人的眼神渐渐变得兴奋。

    “天哪,我都看到了谁?”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生作双手捧心状,满眼冒星星地瞧着十一名资深者,激动地小脸通红,以近乎尖叫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八神庵、紫龙、朽木白哉、加尔福特……啊,那是三国无双版的吕布,这是宇智波佐助,这是纲手公主……微笑的迪妮莎、妖狐藏马、春丽,最后一位是……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《烈火之炎》里的红丽。”一名二十来岁,长得胖乎乎,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男子以同样激动的语气说道:“烈火之炎的主角们也是火影忍者,不过与岸本的火影忍者不同的是,烈火之炎中的火影忍者们,以制造各种神奇的忍具而闻名,本身并没有特别出众的异能。

    “但其中有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,花菱烈火、红丽,都具有徒手发出火焰的能力!花菱烈火的火焰是九头龙,而红丽的火焰是不死鸟,都非常强大……

    “我说,你们是cosplay爱好者吗?扮得实在太像了!几乎连相貌都跟游戏、漫画里的一模一样……啊,连加尔福特的那条狗都跟游戏里一个花色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理会这三个激动的新人。

    有的资深者们干脆偏头望向一边,或者眯上眼睛假寐。

    三个新人自己激动了好大一阵,彼此还热闹地交换了好一阵意见。可是见到谁也不理他们,脑中的兴奋便渐渐消减,不安与压抑慢慢涌上了他们心头。

    “能,能跟我们说句话吗?”那个小女生吃吃地说道,“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?还有我们……究竟在哪里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轮回殿的任务解说在所有人脑海中响起,10分钟的保护时间已经到了!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听完了任务解说后,八神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轻轻一挥手,三道小小的圆环状紫色火焰从他手上飙射而出,射到了那三个新人身上。

    轰地一声,那三个新人身上瞬间冒出了将他们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的紫焰!

    那紫焰的温度极高,只一刹,便将三人烧成了三团体积缩小了百分之八十的黑炭。

    直到死,这三个还没弄清楚状况的新人,连声惨叫都没能喊出来!

    十一个资深者每两人一排,行走在通往战舰外甲板的过道上。

    行进间,一个有着一头红色长发,着日式蓝色高中校服,长相婉如少女般秀美的少年微笑着说道:“基本任务是摧毁西弗吉尼亚号——可以将其击沉,也可以令其解体。任务看起来很简单,如果不出意外,它本来就应该被皇国的航空兵击沉的。”

    这位便是方才那新人少女口中的“妖狐藏马”了。无论外形还是发式、衣着,均与幽游白书中的妖狐藏马几乎一模一样。当然,真人与二次元版的卡通人物,还是有所区别的。

    青龙座紫龙提醒道:“很有爱的boss队应该就在那条船上,且任务必定与我们冲突。有轮回战士帮助,皇国的航空兵不可能击沉西弗吉尼亚号。”

    妖狐藏马微笑着,轻轻点了点下巴,“这个我知道……所以说,很有爱的boss队就是那个‘意外’。想要顺利完成任务,我们必须将意外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试着用这艘田纳西号的主炮轰击如何?”那穿着蓝色忍者服,围着大围巾,带着一条黑色忍犬,有着一头竖直金发,与“真侍魂”中的坚果国忍者“加尔福特”,几乎一模一样的年轻男子说道:

    “在我的印象中,田纳西号是最靠近西弗吉尼亚号的。两舰之间的距离在百米以内,舰身高度又差不多。用主炮直瞄轰击,绝对可以百发百中。我们可以控制这艘船上的水兵开炮……”

    妖狐藏马微笑道:“这个就不用考虑了。轮回殿是不可能让我们用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,完成团战任务的。要摧毁目标舰只,我们必须进入目标进行破坏。

    “只有这样,我们才会直接面对很有爱的boss队,并且因为目标互相冲突而与他们作战。轮回殿向来就是用这种安排互相冲突的任务的方式,促使两队团战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对着走在最前面的八神说道:“队长大人,你是我们中间资格最老的轮回战士。作为团队的军师,我想听听你对我们此次任务的意见。毕竟,我们之前都未曾经历过团战。”

    八神沉默良久,才缓缓说道:“我也没有打过团战。不过我曾经听前任队长说过,我们cosplay团本是轮回中排名第一的战队,但在一次团战任务中,遇上了某支强大的特别队伍。因任务目标冲突,加上击杀对方成员的高额利润诱惑,两队展开了殊死之战……

    “因为那次战斗,我们cosplay团主力尽殁,排名跌出二十名以外。只有因身为辅助人员,而未直接参与战役的前任队长,以及两个擅长逃命的b级资深者活了下来。那一次团战,他们遇上的……正是很有爱的boss队!”

    cosplay团的前任队长,和那两个经历过上次团战的资深者,早就在前几次冒险中相继战死。八神也未曾从他们那里得到更多更详细的信息,但有一点他完全可以确定——

    “前任队长告诉我,boss队的成员,都是从一些任务位面中进入轮回殿的。换句话说,他们本来都是那些任务位面中的npc,都是曾经团灭过一支轮回战队的boss,而且大多是反派boss。

    “因此,他们每个人都有着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、顽强不屈的战斗意志、狡诈如狐的战斗智慧、可怕而敏锐的战场直觉、杀伐决断毫不心软的铁血作风……即使他们在缺乏支援的情形下单兵作战,其战斗力依然强得可怕。”

    又沉默了一阵,他说道:“本团前次团战,队员总数为28名,只差两人便是30人全满。而当时boss队总共只有13人。本队以两倍以上的人数优势,火拼boss队后,只余三人生还。而对方……则生还五人。所以说,很有爱的boss队,绝对是相当可怕的对手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妖狐藏马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见军师停步,所有人都停了下来,无声地注视着队伍的智囊。

    妖狐藏马颦起秀眉,以春葱一般的食指和中指轻轻捏着眉心,缓缓说道:“我们比对方晚30分钟进入任务位面,说明我们的总体实力要比对方强大。但轮回殿的特别奖励提示只告诉我们,每击杀对方一名成员,则奖励杀人者5000积分,b级元素宝石2……这是否说明,对方全体成员都有双b级以上的个人实力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。”八神说道:“据说轮回殿在奖励方面,对待boss队特别苛刻。但是在某些方面,对待他们又有优待。比如团战之前,轮回殿不会以奖励提示的方式,告诉别的战队boss队成员的具体实力。还比如……无法花费奖励从轮回殿查询出boss队的排名。”

    轮回殿给boss队的奖励提示,令boss队的成员们知道了对方团队中,至少有一个a级强者存在,而实力最弱的也是双c级——当然,轮回殿给boss队的提示,cosplay团的人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而轮回殿给予cosplay团的奖励提示,却只有“每击杀对方一人,则奖励5000积分,b级元素宝石2”这样一个笼统的概念。

    这就让cosplay团的人必须好好琢磨琢磨了:boss队究竟是全员都是双b级强者呢,还是有强有弱,实力不均?

    这,也算是轮回殿在虐待苛刻boss队之余,给予他们的某种补偿吧。

    轮回殿还有个规则:只需花费一定的积分和元素宝石,便能从轮回殿查询出目前的战队排名。

    而当时排名第一的cosplay团,就是因为不知道前一支boss队的具体排名,才吃了个大亏。

    若能查知boss队这特别队伍的排名,当时的cosplay团,怎么都不可能与那么强大的boss队血拼一场。

    目前的轮回排行榜上,“轮回终结者队”排名第一,“无限恐怖队”第二,“别人的无限恐怖队”第三。“超级英雄队”第四,“祖龙”第五,“御宅一族”第六。

    因为轮回殿的排名,只是以能够量化的数据、在轮回殿兑换的能力、自己打出的技能卡这些参数作为依据。而人类的潜力、爆发力等等隐性素质,都无法被轮回殿准确地量化出来。因此排位数据并非百分百准确。

    前六名的排位虽有高低,但实力相差并不大。若排第六的御宅一族遇上排第一的轮回终结者,也有得一拼。

    现在的cosplay团排位23,实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而很有爱的boss队却不在排行榜中——连排倒数第一的“宇宙制霸大韩民国”都榜上有名,却独独不见boss队的排行!

    这便是轮回殿的又一补偿措施了。

    否则只给虐待不给优惠,boss队的人又不是受虐狂,眼见着瞧不到一点希望,迟早会精神崩溃。

    而把轮回战士折磨到疯癫,显然不是轮回殿的目的。

    听到队长八神这么一说,妖狐藏马宛如少女的秀美脸蛋上浮出迷人的微笑:

    “信息不明朗,大势又不在我们这边,时间还很紧迫——所以我建议,放弃这次任务。我们每个人都有足够的防惩罚保险存款,队长因为杀掉三个新人,要多扣6000分,我们每人给你匀一些,也足够你顶过惩罚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金发美女挥舞着拳头大叫道:“放弃任务?你疯啦?每杀死对方一人,则奖励5000积分两颗b级元素宝石!这么丰厚的奖励,错过这次,下一次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!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穿着红色上衣,上衣背后印着一个大大的“赌”字。此女胸脯大得惊人,乳沟深得能把人淹死。一双笔直圆润的长腿上缠着绷带,打扮跟火影忍者里的纲手姬一模一样,长相也极为相似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不该轻易放弃任务。”身穿银色甲胄,有着一头金发的披肩长发,嘴角总挂着迷人微笑,衣着相貌与“大剑”中的“微笑之迪妮薇”,有九成九相似的瓜子脸美女微笑道:“我们是出云国军阵营的,而出云国军正处于绝对上风。大势,就在我们这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皇国的飞行员是不会分辨敌我的!”妖狐藏马亦迷人地微笑着,“我们无法从皇国航空兵身上借到一分的势。甚至,他们的炸弹、鱼雷、机炮还会误伤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。”大胸美女纲手姬耸了耸肩膀,抱着双手往过道里的金属墙壁上重重地一靠,“反正不尝试一下,我是不会甘心的。”

    妖狐藏马保持微笑,“放弃任务只会扣少许积分,我们都支付得起。若是贸然尝试,则可能造成与我们队前身一样惨重的损失。用七八条甚至全队所有人的命,去换取不知能否得到的奖励,我绝不愿意做这种蠢事!”

    “争吵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还是举手表决吧!”眼见队员和军师的意见产生冲突,作为队长的八神不得不出面调和了,“同意继续执行任务的举手。”

    纲手姬、迪妮莎、加尔福特率先把手举了起来。接着紫龙、朽木白哉、三国无双版的吕布、穿黑色大敞戴白色面具的红丽、街头霸王春丽形象的美女,亦先后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没有举手的,只剩下妖狐藏马,以及打扮得和投靠大蛇丸后的宇智波佐助一样的冷峻少年。

    最后,八神也举起了右手,他看着妖狐藏马,沉声道:“我的字典里,没有‘退缩’这两个字。遇敌之后,不战而退,将成为我一生的耻辱。不尝试一下,我怎样都不会甘心的。”

    妖狐藏马的迷人微笑终于变成了苦笑,“少数服从多数,既然绝大部分人都愿意一试,那么我只有好好谋划一番了……”

    </div>

章节目录

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辣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李古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古丁并收藏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