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突然死亡

    “天地开辟,日月重光——遭遇际会,毕力遐方——”

    声震长空的吟诵声中,楚河单手举剑,隔着十多米的距离,向着董卓一剑劈下!

    三尺长剑在劈下的瞬间,化作了一柄长达二十米,宽约一米的巨大光剑!

    这一剑,便是那盘古开天辟地的大斧!

    那耀眼的剑光,便如日月齐出,仿佛能令整个天地中,每一寸角落里的黑暗都无所遁形!

    巨大光剑割裂虚空,挟着几可分裂混沌的无上威势,似缓实疾地劈向董卓!

    董卓整个人都被剑光笼罩。

    那看似只有光亮而无力量的剑光,竟将他束缚得动弹不得!

    他身上的魔气给剑光不断地削弱,而天魔金身亦在剑光的照耀之下,仿如遇上了烈阳的冰雪一般,迅速消融!

    “我董卓乃天命所归,我身负大天魔残魂,我是不死不灭的君王——没人能取我性命啊!”

    董卓狰狞地咆哮着,全身肌肉鼓凸!

    他全身关节一阵爆响,青筋如蚯蚓一般膨胀蠕动,身形竟在瞬间又膨大了一号!

    在身形膨大的同时,天魔金身绽出暗金光芒。

    那暗金光芒虽未能完全抵消剑光侵蚀,但仍将剑光斥退一分。

    便是这一分的空间,令被束缚得动弹不得的董卓,有了出手的机会!

    他那双已生出了墨黑色弯钩状指甲的怪手上,暴出墨绿色的魔气。在巨大光剑劈至头顶的瞬间,他双掌交叉探出,以魔气抵消剑光,以肉掌架住光剑剑身,然后——天魔撕天!

    如洪荒野兽一般的咆哮声中,董卓一双怪臂左右一分,但听一声铿锵脆鸣,他竟以肉掌硬生生撕碎了光剑!

    光剑残片四下纷飞,将地面打出万道沟壑。

    亦有一部分激射至董卓身上,将他的天魔金身打得千疮百孔,将他那膨大到两米二的巨大身躯打得血肉模糊!

    而董卓撕裂光剑的双手也是鲜血淋漓——左手尾指、无名指、拇指被齐根削断,右手亦残了中指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破了第一剑的董卓俯身前冲,欲将那连他都感到惧怕的独臂剑客撕成粉碎!

    面对如虚影一般掠近的董卓,楚河面不改色,声如龙吟:

    “将扫群秽,还过故乡——肃清万里,总齐八荒——”

    董卓已到楚河面前,双手交叉探出,作天魔撕天之势,欲生裂其身躯。

    然而楚河的剑已经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在瞬间挥出了十剑,每一剑都伴生出一千道交叉纵横的凌厉剑光!

    一万道剑光交织成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光球,将楚河包裹在内。

    光球表面是无数凸起的旋转如锥的剑光,就像缩成一团的刺猥那浑身的尖刺。

    剑光穿梭纵横时撕裂空气的声音,犹如北极最凛裂的寒风!

    那陡然亮起的晶莹剑光,令所有关注这场战事的人全都暂时性失明!

    剑光织成的刺猥般的光球正面撞上了前扑的董卓,于瞬间将他吞噬包裹!

    绵密不绝的嗤嗤声响起,就像一万个人在同时撕裂一匹麻布。无数碎肉自剑光球中甩出,还没来得及离开剑光球的范围,便已给绞成了最细微的粉末。便连激射的鲜血,也给剑光瞬间蒸发!

    剑光球持续了约两次眨眼的时间方才消散。

    那一万道剑光化为满天莹火虫一般的晶莹光点,缓缓地飘落在地,没入尘埃。

    董卓所在的位置,已是空无一物!

    在剑光消散的刹那,楚河无力倒地。

    爆发出了有生以来最强一击的楚河,已经耗尽了全身的精气神,渲泻出了所有的生命能量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这个力挽狂澜的独臂剑客,已是垂死之人!

    他躺倒在地上,全身肌肉无意识地抽搐,半睁半闭的眼皮飞快地颤动。他口角流涎,耳鼻出血,原本明亮清澈的眼珠迅速地黯淡下去……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很轻,轻得好像要飘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他很舒服,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飘扬,以彻底摆脱身体的沉重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……我杀了董卓……为民除害……我是正派boss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陶醉于飘飞似地快感,他一边有些得意地想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……

    “坚持住啊……”小貂mm无比虚弱的声音传入耳中,听上去很飘渺。

    那声音好像飘飞了万里,才在快要消散之际,缓缓地被风送进他耳中:“不要闭上眼睛,不要睡着……马上就要开始传送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貂mm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,后面说的什么,楚河没能听到。

    “不能睡吗?为什么要这么苛刻?我打得这么累……休息……是应该的……”

    楚河的眼皮彻底闭上,意识向着最幽深的黑暗沉沦……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把极为刺耳的声音扎进了楚河耳中,拉住了他即将一沉到底的意识:

    “哇哈哈哈哈……我是不死不灭的!”

    这是董卓的声音!

    董天魔没死,即便正面中了楚河最强的一招,他仍然没死!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楚河回光返照一般睁开眼皮,瞪大了双眼,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那个诡异可怖的类人形生物!

    那是一副单薄的骨头架子,只有薄薄的一层不知是皮肤还是肌肉残余的东西,覆在骨头架子上,勉励包裹着它的内脏。

    它的左臂自肩处完全消失,右臂也只剩下了肘部以上的部位。它的头部已经完全没了皮肉,两排野兽一般的獠牙裸露在空气中,鼻子只剩两个黑洞。

    它左眼消失了,右眼也没了眼皮,眼珠子暴凸在外。它的脑髓有一半裸露在空气中,还在不住地跳动。另一半则只被一层薄薄的膜包裹着,看上去好像随时会因为跳动而跌落出来!

    现在这个骨头架子正用它那残余的右眼死死地盯着楚河,以无比刺耳的声音说道:“你很厉害……差一点就要了我的命……幸亏我在‘天魔金身’的支持下,及时发动天魔裂地,遁入土中保命……嘿嘿嘿嘿,我早说过,我董仲颖天命所归,不死不灭!”

    天魔功能重塑肢体,只要没有彻底死亡,即便董卓变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,亦有恢复原貌的一天!

    楚河苦笑——拼了性命的一击,还是没能杀死他吗?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从《天子传奇》一脉传承下来的超武三国啊……

    “死!”董卓用那骷髅脚朝着楚河的头部重重踏下——方才他便是因为大意,给了这个独臂剑客垂死挣扎的机会,两剑把自己弄得不人不鬼。现在,他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!

    脚踏落——在满是血丝的骷髅脚踏落之前,楚河再次失去意识——方才的回光返照……可不是重获生机啊!

    董卓的骷髅脚已碾在了楚河的脸上,踏碎了他的颧骨!只要再往下一点,便能彻底粉碎他的头颅!

    便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……”一阵清脆的枪声响起!

    董卓的骷髅脚骤然失力!

    他的半骷髅身体摇晃了两下,无力地扑倒在地——他那裸露在外的脑髓,已爆成了一团模糊的脑浆!

    他死了。

    开枪的是雄霸这个伟岸的男人。

    枪是那把恰恰能在这个世界打响的普通子弹警用微型冲锋枪。

    【首发网站http://www.2000book.com】的雄老爷子以无上的毅力,撑起残躯,忍受着腰椎粉碎后锥心的痛苦,取出冲锋枪对准董卓的后脑赏了他一梭子!

    这种冲锋枪的子弹在这个超武三国,根本没法儿打死高手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的董卓也已是强弩之末,其重伤之躯根本无法发动天魔金身。失去了颅骨保护的脑髓,轻易地被一梭子弹打爆……

    “还好不是大口径的自动步枪。否则以我现在的体力,能不能架住后座力,保证子弹不打飞都是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雄老爷子欣慰地想着,持枪的手无力地垂下,慢慢合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在他意识渐渐迷糊的时候,轮回殿那冰冷刻板,但对现在的雄霸来说美妙无比的提示声响起——很有爱的boss队,诛杀魔王董卓任务完成,全队每人奖励2000积分,b级元素宝石一颗。20秒后传送回轮回殿,倒计时开始:20、19……

    当楚河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座广垠无际的殿堂中。

    他仰躺在温暖的地板上,大约距地面百米高的头顶上,是绘满奇异彩纹和无尽星空的穹顶。

    一个由无数小立方体构成的巨大立方体,正悬在他前方的空中,不停地旋转着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……天宫还是地狱?”楚河喃喃自语:“怎么说我也是为民除害吧?虽然没能成功,可那不是兄弟不努力,而是董贼太狡猾……若判我下地狱,实在说不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地狱,却远比地狱更可怕。”熟悉的雄浑男中音传来。

    楚河坐起身子,循声望去,却见一身黑色长袍的雄霸正笑眯眯地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楚河讶然:“雄老?您也挂啦?”

    雄霸哈哈大笑,“怎么可能?我雄霸一世枭雄,怎么会不留后手?那董贼强则强矣,却远不是我的对手啊,哇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自鸣得意了好一阵,雄老爷子方才满脸笑意地说道:“恭喜你,你活下来了。这里是轮回殿,我们完成任务了!”

    “活,活下来了?”楚河先是一惊,然后狂喜。他猛地跳起来,绕着那个巨大的立方体不住地转圈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轮回殿?我们打赢董卓啦?哈,我那七伤拳一出,无论敌人死伤与否,我自己都会非死即残,真没想到现在又能活蹦乱跳了……是轮回殿治好了我吗?太牛b了,我打董卓时可是把所有的生命潜力全逼出来了,内功续命都救不回来的,没想到现在居然还能活着……哇哈哈哈,我真牛b!以后碰上最后的大boss,我就死命地爆超必杀,反正回来能治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爆那招威力堪称双a级的技能?”雄霸满脸古怪地瞧着楚河,“你最好查一下自己的奖励。”

    楚河没反应过来,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四周,观察研究着围绕立方体四周伫立的三十扇孤零零的木门,一边问道:“怎么查?”

    雄霸道:“对着这个立方体默默说出自己的查询项目,就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楚河笑呵呵地点点头,走到巨大立方体下面,闭目默想:“查一下我的奖励数目。”

    刚刚这么一想,楚河便感到自己精神一阵恍惚,跟着便出现在一个四周一片漆黑虚无的空间中。而面前则出现了一面巨大的,无须荧光屏便能于空中成像的屏幕,跟科幻电影里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那屏幕上此时正显示着楚河的个人信息:楚河,大唐双龙传总boss。自带武器:色空剑、碧玉箫[无属性f级普通武器]。

    自带技能:催眠术[f级精神系异能]、七伤拳[催眠术进阶技能,s级辅助技能,使用后遗症极大]、不死印法[目前心法第三层,内力第一层,暂属双f级技能,可进阶]、音杀功[b级精神系单体攻击技能、c级精神系群体攻击技能、双b级精神系增益辅助技能]、歌武双修[c级精神系群攻技能]、七步成诗,横刀夺爱[类东方剑修b级精神系异能,可进阶]。

    正常状态下精神力量化数据:1800[可在七伤拳刺激下大幅上涨,涨幅不定]。

    正常状态下神经反应速度量化数据:330[可在发动不死印法、催眠术等精神系异能后大幅上涨,涨幅不定]。

    正常状态下细胞活力量化数据:211[可在不死印法生气刺激下大幅上涨,目前不死印法级别过低,最大能增涨90~~100点]。

    正常状态下肌肉组织强度量化数据:247[可在发动不死印法、催眠术等精神系异能化大贴上涨,涨幅不定]。

    正常状态下免疫力:212[血菩提完全炼化后,可增至392]。

    [轮回殿补充说明:因智障者也可能在某方面表现出超乎常人的天才,所以智力无法以数据量化。精神力、神经反应速度、细胞活力、肌肉组织强度、免疫力五大基本素质,普通健康成年人在100点上下浮动。]

    [ps:所有数据仅供参考,迷信数据、盲从权威造成损失,轮回殿概不负责。]

    “……这轮回殿太雷人了,放出一大堆数据,最后告诉你所有数据仅供参考……还他妈概不负责……”被最后的ps囧了一下的楚河无奈地自语。

    不过他转念一想,人类的情绪化现象很严重。再理智的人,也有被情绪的支配的时候。情绪波动之时,势必会对一些数据构成影响。

    况且人类潜能深不可测,轮回殿说这数据仅供参考,倒也有几分道理。

    基本数据下方,就是楚河想要查询的奖励数目了。

    积分:0。

    元素宝石:c1。

    下面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楚河囧囧有神地大叫:“我拷,这怎么可能?完成任务不是有2000点奖励加一颗b级宝石吗?雄老爷子他们三个还转了我2600积分,一共4600积分怎么一点都没剩下?还有元素宝石,怎么就一颗c级的了?三颗才能凑够一颗b级的……怎么回事来着?轮回殿,列出我的收支详单!”

    屏幕一闪,收支详单出现在楚河眼前:获得雄霸转赠1000积分,获得貂蝉转赠800积分,获得谏山黄泉转赠800积分,完成任务奖励2000积分,b级元素宝石一颗。楚河本次任务总收入:4600积分,b级元素宝石一颗。

    修复肉体创伤,支出400积分;全面修复精神、大脑损伤,支出8100积分。总计支出8500积分。因楚河积分不够,轮回殿将b级元素宝石拆分为三颗c级元素宝石,以两颗c级元素宝石兑换4000积分,支付欠缺的修复费用。

    楚河悲愤莫名:“拷!治伤还要收钱?那要是拼死拼活完成了任务,得到的奖励还不够治伤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轮回殿秉持等价交换原则。若所有元素宝石、积分均不够支付,则询问队友是否愿意垫付。若队友不愿垫付,则将伤势恢复至耗完积分为止,不保证完全治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奸商咩……咦,不对吖,我有4600积分,换了两颗宝石得4000,总共就是8600。治伤只用了我8500,那应该还剩100积分啊!”楚河数了几遍都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拆分元素宝石,轮回殿收取100分手续费。”

    楚河对着屏幕竖起了中指:“我拷,轮回殿你比银联还奸!”

    轮回殿就有这点好处,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,只默默地做它的奸商……

    当然,楚河这次并非一无所获!

    董大大挂掉的时候,骷髅上掉出了一张技能卡,落到了楚河身上。

    在轮回殿开始传送时,轮回殿将技能卡收进了给董卓造成了最大伤害的楚河手镯中,作为他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天魔功:s级技能卡。大天魔创出的盖世魔功,包括天魔四蚀和天魔五绝,天魔刀、天魔锥、天魔指、天魔爪、天火贯魔、金球破日。

    [轮回殿补充说明,s级技能卡无法直接获得s级力量。轮回战士本身等级,决定其能发挥出的力量等级。b级轮回战士,可发挥双b级威力。双a级轮回战士,可发挥s级入门威力。s级轮回战士,可发挥出本技能全部威力。若能搜集齐大天魔魂魄,则能令本技能进阶为完全版神级技能,可杀死神魔。]

    这天魔功对楚河来说,并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修炼天魔功者,个个肥头大耳面目可憎,就天子传奇周武时代的姬考稍好一点。要是楚河练了这功夫,估计就算找到婠婠,婠丫头也不会认他这个老公……

    再说,技能卡这东西看上去好像一个能让人瞬间强大的馅饼,但雄霸他们都说这其实是轮回殿考验磨砺轮回战士心性的陷阱。

    若是贪图不劳而获,满足于直接从技能卡得到的力量,却不下苦功去钻研、修炼,那么永远也无法掌握技能的真髓。便如无源之水,无根之木,纵能嚣张一时,却也永无打破轮回的资格。

    垂头丧气的楚大将军退出查询系统,泪眼婆挲地看了雄霸一眼。

    到这时候,他才明白过来,为何雄霸听说他要爆超超必杀时,神情会那般古怪了。

    爆一次就是8500啊!每一局都只能在最后关头爆,爆完了就得费8500来治伤……

    连董大大这种有着小强精神的boss,都只给奖了2000分,一颗b级元素宝石。全部折算成积分,也只有8000分……

    爆必杀玩儿命打个boss还得亏本,一不小心还有可能在回轮回殿之前就扑街了……这怎么爆得起哟!

    楚河满腔悲愤地向雄霸诉苦:“咱们这是boss队还是受虐队啊?我怎么感觉咱们这队伍就是被虐的命啊?”

    雄霸大大虎目含泪:“星河战队那场我就已经这么问过了,火影忍者那场,我就彻底明白了……咱们真是受虐队啊……除了风云诀还算顺利,加上这一次,我已经整整被虐了三场了。谁敢比我惨哪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看着雄大大那么硬的汉子都流泪了,楚河也不好意思再诉苦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雄大大的确比他更惨,已经被狠狠虐了三场了都……

    看来雄霸的唐僧性格,还有那种对下三路情有独钟的战斗风格,就是这么被虐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雄霸抹了抹眼泪,“还好你在这次任务进来了,否则咱们遇上董卓就是扑团的命……还得感谢你力挽狂澜,救了我们……放心,没有积分,我和貂蝉会给你匀的。

    “这一场,除了黄泉因为杀生石破碎伤到了灵魂,治伤用了很多积分外,我和小蝉都没花费多少。只要没伤到精神意识和大脑这灵魂驻地,全身恢复也不过花400点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先谢谢了……对了雄老,我这儿有一张天魔功的技能卡,您要不要练一下?”

    楚河取出技能卡在雄霸面前晃悠着。

    雄大大眼睛一亮,接过卡片翻来覆去地看了好久,才依依不舍地还给楚河:

    “免了,我三分归元气都还没练好呢!轮回殿对我三分归元气的评价是双b级可进阶技能,练到最高境界,不比天魔功差。要是我再练天魔功,又得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去钻研。样样俱通,样样稀松,对我们练武的人是大忌啊!”

    “您也不要啊?那小貂mm和黄泉会要吗?”两个mm这时候不在大殿中,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休息了。

    雄霸摇头:“她们怎么可能要?天魔功不是人品特别好的人那是不能练的,否则就会变得跟董卓一个德性。两个小丫头那么爱美,让她们练这种功夫等于要她们的命!轮回殿可不负责给练功变丑的人整容的!”

    “那我给谁好呢?留下来给以后加入的,不介意长相的队友?”

    楚河把玩着手中那强大却鸡肋的天魔功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拼死拼活打出来的好东西,却没一个人想练,就连他自己都不想练这玩意儿。

    “对了……天子传奇周武篇是黄易大神编剧的,大唐双龙也是黄易大神写的……大天魔的魔功叫天魔功,婠丫头练的也是天魔功……这其中会否有什么联系?这武功给婠丫头……不行,这想法太离谱了,要是她练毁容了,不砍死我才怪……”

    一想到婠丫头头上长角,血眼獠牙的模样,楚河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。这种离谱的想法,还是赶紧丢一边儿去!

    雄霸见没什么可交待的了,便对楚河说道:“好了,大战一场,大家精神都很疲累。先回去休息一下吧,明天咱们再来商量兑换些什么。看到那边那些木门了没有?握住门把手,心里默想自己需要的房间样式,打开门就能住进你想要的房间了。

    “那些门都连着异次元空间,每一个空间都有一万平方公里,天花板高达两万米。所以你可以在里面幻想出任何想要的居住环境,想住建在喜马拉雅山巅的皇宫都行的。

    “跑得太远也不用担心找不到门。无论你在空间中的那个地方,只要一个念想,门就会自动出现在你面前,很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楚河点点头,这才明白为何这大殿一片空旷,却看不到貂蝉和黄泉的人影。敢情她们是到这门后的异次元房间中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他选了一扇与雄霸房间相邻的木门,刚准备进去,忽然回头看着雄霸,很是郁闷地说道:“不是说全身修复吗?怎么我左手没长出来?”

    雄霸笑道:“哦,那是我要求轮回殿不给你重塑出来的。我觉得你左手就这么长出来有点亏,咱们要兑一支比较有特色的胳膊。”

    “有特色的胳膊?比如呢?”

    “比如大天魔的左手、蚩尤的左手、上帝的左手……”眼见楚河眼中精光越来越盛,口水快流出来了都,雄霸忽然话锋一转:

    “当然,这些都是天价,我们全部财产加一起也远远不够。不过兑一只麒麟臂是绝对没问题的!”

    yy破灭的楚河耷拉着脑袋,无力地拉开了房门,蹒跚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门后,并排伫立着六间房子。

    六间在楚河生命中,承载了所有幸福回忆的屋子。

    第一间,是他曾经租住过的小屋。

    那一晚,婠婠和小暄暄,便如天仙和精灵一般,在那间屋子里,降临到他的生命中。

    从此他的生命不再寂寞,他的灵魂不再孤单。

    第二间,是楚河住院期间的那间病房。

    在那个心魔躁动的夜晚,他被小暄暄扑倒……在拥有了小暄暄的同时,也得到了此生第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第三间,是婠婠买下的别墅。

    就在那别墅中,他与婠丫头你侬我侬,他首次触摸到了婠婠的冰肌玉骨,从此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第四间,是他与婠婠在峨眉山宾馆中的那间房。

    在那房间中,他被婠丫头扑倒。不久之后,便收获了第二个儿子。

    第五间,是他与婠婠、小暄暄在隋末成都城中的小院。

    那小院虽不大,虽远不及蓝胖子的大宅奢华,但一家三口的甜蜜和温馨,让他无比满足。

    第六间,是青璇隐在那密林中的幽林小筑。

    那一晚,他和蓝胖子摸上青璇的家门,打跑了她的老爸,反而要她请他们吃饭。席间他和蓝胖子逗得青璇开怀不已……

    六间房子之后,是一处小山坡。环境与他被青璇扑倒的小山坡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就在那个小山坡上,他经历了此生第三次被逆推,和第一次美妙的野合……

    楚河虽然精神强大,但他对感情的依赖却特别严重。

    他把承载了他最美妙最幸福回忆的场地一一重现,就因为只要看到这些场地,他心中便满是幸福的回忆。

    这些,便是他的力量来源,便是他在轮回中坚持下去的信念,便是他心性始终如一的支柱!

    记忆还在,力量就在。

    他看着这些美好的回忆,最后缓步走向那间见证了婠婠和妃暄降临的小屋,喃喃自语着:“等着我,婠婠,我一定会把你找回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月光下,密林中。

    婠丫头手持天魔双刃,已与宁道奇交手近百招。

    她的天魔大法无限接近第十八层,苦修十八年的功力亦极为深厚。即便是面对宁道奇这比她年长了几十岁,练功时间比她长几十年,成名近一甲子的大宗师,亦不落下风!

    但也仅仅是不落下风罢了。若想取胜过宁道奇,乃至取他性命……难!

    阴癸与静斋争锋多年,对彼此的武功路数可谓了如指掌。宁道奇身为静斋金牌打手,对阴癸派的武功虽不至于了如指掌,但亦极为熟悉。

    因此天魔大法对宁道奇根本无法构成威胁,若只用天魔大法,婠婠最多只能和宁老道打个平手。

    当然,宁道奇也无法对现在的婠婠构成威胁。

    事实上,宁老道越打越惊心。

    他虽知道婠婠是阴癸派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传人,但他亦知其年龄尚幼,功力不足。在年轻一辈中或是顶尖人物,但与他这大宗师相比,仍是远远不如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婠婠不仅与他交手百余招而不露败迹,甚至越战越勇,已经快要逼得他使出散手八扑这压箱底的绝招了!

    但是……大宗师也有大宗师的无奈。若是面对小辈轻易使出最强武功,最后还不能留下她,那么传扬出去,只会让他名声扫地,成就婠婠这魔门妖女的名声。

    所以,宁道奇不敢也不能轻易使出散手八扑。

    “这妖女的功力怎会如此深厚?便是比起阴后祝玉妍,亦只相差仿佛……”

    宁道奇挥掌迫开婠丫头攻来的两刀,反手推出一掌,迫得她飘飞开去,心中飞快地盘算:“以妖女现在的功力,必能稳胜妃暄。若再让她得了和氏璧,在玉璧异力帮助下更上层楼,则恐怕连我都不是她的对手……不行,今日必须留下她,至不济也要夺回和氏璧……”

    婠丫头亦边打边盘算:“想不到老道士这般厉害,我已出尽全力,亦无法胜过他……他功力胜我一筹,对我派武功又极为熟悉。若不出奇招,不但胜不了他,甚至还会伤在他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心念一起,婠丫头于空中盘旋一圈,赤足踢他宁道奇头顶。

    宁老道伸掌格开,手掌被震得隐隐发麻。而婠丫头借着掌上力道,反冲上天,身子在空中一个对折,头上脚下地扑击过来。天魔双刃连环斩出,幻出一片绵密不绝的蓝色刀影!

    宁道奇十指如弹琵琶一样弹出,如丝如缕的隔空指劲迎击天魔双刃,爆出一片绵密的金铁交击声。婠丫头叱咤一声,袖中忽地飞出一条天魔带,遮挡住宁老道视线的同时,缠向他的脖颈!

    这等伎俩根本奈何不了宁道奇。到了他这一层次的高手,便是蒙上眼睛,亦能用灵觉感应到敌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微笑着,似缓实疾地探出右手,一把抓住那天魔带。驱散天魔带上袭来的天魔气时,他发出一道暗劲反袭婠婠。以童子身苦修数十年精纯的内力,到底强过婠丫头一筹。那道暗劲悄无声息地长驱直入,甚至没引起婠丫头丝毫感应!

    大宗师以暗劲偷袭,强如婠丫头亦无法抵挡。那道暗劲轻松地自手臂侵入她体内,分为三段,一段叠一段地径往她心脉袭去!

    婠丫头脸色一阵发白,张嘴喷出一口鲜血,竟已受了内伤!

    然而……受伤的婠丫头笑了,而以暗劲施袭成功的宁道奇却面色大变!

    天魔带的一端握在宁道奇手中,而另一端在婠丫头袖中。

    藏在婠婠袖中的那一头,末端包裹着和氏壁!

    在宁道奇暗劲偷袭成功的同时,和氏璧的辐射异力亦顺着天魔带侵入了宁道奇掌中!

    和氏璧异力对先天高手大有裨益。但那异力却极为狂暴,需在其辐射最柔和的时候小心吸取。否则若被异力辐射,则先天高手体内先天真气便会疯狂暴走,不受控制!

    宁道奇暗袭婠婠成功,可他也被婠婠借和氏璧异力成功暗袭!

    虽然宁老道察觉中计后,马上松开了天魔带。但他一身浑厚的先天真气,已经如同沸水一般暴走,当场便激得他一口逆血喷了出来。暴走的真气疯狂冲击他的经脉,令他全身剧痛如剐!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最需要做的,便是马上静心打坐,让真气缓缓平息。

    然而,婠丫头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了!

    天魔力场发动,无形的漩涡力场令真气失控的宁道奇身不由地朝前倾跌。

    婠丫头紧握天魔双刃,闪电般疾刺宁道奇双眼!

    大宗师数十年的经验不是盖的,尽管真气暴走,但他仍强行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技——散手八扑!

    他的双掌循着玄奥难测的轨迹探出,在天魔刃堪堪将要刺中他一双眼皮的瞬间,双掌掌缘切中了天魔双刃刃面,将其向左右弹开!

    然而……天魔双刃虽然弹开,婠丫头的手却没有被随之弹开!

    在宁道奇出绝招自救的瞬间,婠丫头松开了握着刀柄的双手。宁道奇的那两掌,其劲力没有一丝一毫传到婠丫头手上!

    一片剑光绽出。

    如神龙经天,瞬间跨越神州千山万水;又如龙君降世,威势凛然不可侵犯!

    华夏傲诀第二式——龙跨千山!

    在松开天魔双刃的同时,婠丫头自左手手腕上的轮回手镯中,召出了她的合金长剑,以左手使剑,发出了这一奇招!

    她本就是使双刀的高手,左手剑或者右手剑对她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宁道奇先被和氏壁异力所伤,真气失控沸腾。跟着又被天魔力场吸得身形不稳,不得不强运失控的真气,于匆忙之际出手挡下婠婠刺他双眼的两刀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变故接连发生,饶是以宁道奇的丰富经验和敏锐直觉,仍有手忙脚乱之感。

    而在他刚刚强运失控真气,使散手八扑的绝招弹开天魔双刃,还没来得及回气时,婠婠剑招已出。

    宁道奇绝没有想过婠婠会使剑,他从没听说过阴癸派的阴后是剑术高手。

    尤其婠婠使出的,还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,从未有人见过的奇招!

    甚至连拔剑的动作都没有,那剑便那么突兀地出现在她手中,剑招便那么突兀地使了出来!

    嗤……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长剑自宁道奇两掌之间的空隙穿过,扎进了他的咽喉,从他后颈透出。

    剑上的剑气如黄河泛滥,自他颈上伤口涌入,疯狂破坏着他的经脉!

    宁道奇在中剑的瞬间便知道,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!

    但身为大宗师的宁老道,亦没有浪费哪怕一丁点时间。就在剑尖刺破他的咽喉,还没完全穿透后颈之前,宁道奇发动了他此生最后一招!

    他喷出了一口血箭。

    一口蕴含着所有他还能控制的真气的血箭!

    死,也不能让阴癸妖女活着!

    那血箭的目标是婠婠的胸膛——头部面积太小,若对手反应够快,只需一偏头便能避过。而胸膛面积大,命中的可能性便更高!

    当时婠丫头的剑还在前刺,身子还在往前倾探。

    她与宁道奇的距离极近,而那血箭乃是宁道奇集合了此生最后所有的精气神,喷出的决死一击!

    掠阵的楚留香狂运不死印身法,瞬闪至婠婠身侧的同时一剑刺出。

    剑身于千钧一发之际,横挡于婠婠胸口与那道血箭之间!

    铛——脆鸣声中,血箭重重地撞击在剑脊上。

    宁道奇决死一击的雄浑功力,远不是才练武十多年的楚留香能挡下来的。

    当下小香帅手腕剧振,虎口出血。长剑也拿捏不住,不由自主地顺着血箭激射的方向荡出。

    那剑脊的另一面在血箭力量的带动下,重重地横拍在婠婠双乳下方!

    婠婠给这一重击打得横跌出去,喷出好大一口血。

    楚留香怒吼一声,一剑横削,斩在已经死了大半的宁道奇颈上。

    伪君子宁道奇,身首异处……

    </div>

章节目录

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辣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李古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古丁并收藏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