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六章 王对王(下)

    面对那神龙腾云一般的剑势,楚河神情稍显凝重,长吟道:“手中电击倚天剑,直斩长鲸海水开!”

    长吟声中,楚河双手握剑,以剑作刀,从上至下一记豪斩。色空剑在空中拉出一道雪亮的银弧,无形剑气如同长虹经天,轰然击向女帝剑势!

    女帝剑气如龙,楚河剑气如虹。

    两人先是剑气相交,无形的剑气长虹与有形的剑气长龙绞杀在一起,发出震得人耳膜生痛,头皮酥麻的铿然巨响。

    两道剑气同时崩碎,残劲向着四面八方激射开去,将四周地面犁出无数深坑。残劲击上不远处的崖壁,炸得崖壁之上碎石如雨,粉尘如瀑!

    剑气刚一接触,楚河女帝二人的真剑便已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楚河呈下劈之势,剑刃恰好切在女帝剑尖之上。两剑相交,作龙吟之响。

    碰撞的巨力震得楚河向后抛飞,以退势卸去剑身上传导而来的澎湃内力。

    而女帝则双脚牢牢钉住地面后退,途中双脚猛犁,竟将她所经之处的地面犁出两道深深的沟壑。直至两膝都快没入土中,方才停下退势!

    楚河飘然落地,挽了个剑花,讶然道:“好剑法!无论剑技还是气势内力,都是正宗的华夏武学!这是什么武功,怎地我从未见过?”

    女帝缓步前行,凝声道:“华夏傲诀!”

    “华夏傲诀?”楚河嘴角泛出一抹嘲讽的笑,先前那因女帝剑法超卓而生出的钦佩之色一扫而空。他偏头斜睥女帝,问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女帝不明楚河为何莫名换了表情,但她现在一心求战,对敌人的态度毫不介意,答道:“你便是楚邪王!”

    楚河点头慨叹:“是啊,我就是楚邪王,就是你们这些所谓的轮回战士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女帝瞳孔微缩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楚河道:“呵,不知道能专门设下这么大阵仗,对付你们区区十一人吗?先不说这个,我且问你,你可听过我刚才念过的诗?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女帝冷笑,“军师说你专好显摆,战时必吟诗卖弄。你的诗词如何,我没有兴趣评价。”

    楚河哈哈大笑:“你究竟是不是华夏人?先是不知道这世上究竟原本有没有楚邪王这个人,接着竟连我那几句小学生都知道的诗都没听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女帝神情微动,心中生出不妙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……我就是那晚杀了你们队中两人的穿越者呀!凡穿越者必剽窃古诗词的传说你都不知道?”楚河大笑,他用剑尖指着女帝,无情地嘲讽着:

    “若只是没看过大唐双龙传的原著我还不会笑话你,可你竟然白痴到连我念的那几句诗都没听过!你还是华夏人吗?若不是华夏人……你凭什么使‘华夏傲诀?’若不是华夏人,华夏傲诀那般强横的剑技,在你手上也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!”

    女帝心头乱跳。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楚邪王为何要先对她的剑技钦佩,然而在听她说了剑法名称之后便会作不屑状了。原来楚邪王便是那晚的穿越者,原来他是在嘲笑自己不是真正的华夏人,不懂“华夏傲诀”的真谛!

    “我确实不是华夏人。”女帝抑下心中的愤怒,淡淡说道:“我是在坚果国出生的美籍华人,我对自己是世上最强国的公民感到自豪。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?华夏傲诀的创使人华英雄,不也是到坚果国开酒楼了吗?他能用,我为什么不能用?他能令华夏傲诀大放光彩,我为什么不可以?”

    楚河不屑道:“华英雄无论身处何方,始终记得自己是华夏人,始终有一身华夏傲骨。你这个坚果国心的香蕉人配和他比吗?你配使他创出的剑法吗?”

    “我要怎样用不着你管!你这个无耻的剽窃流穿越者,受死吧!”

    女帝终于暴怒了!她咬牙切齿地挥动短剑,剑尖于空中划出一道圆弧,如朝阳初升一般的炽热剑气轰然升起,如万千道无孔不入的阳光,绵密不绝地射向楚河!

    华夏傲诀第一式——东方浩然!

    剑光生时,背景音乐响起——在那一段定向爆破后倒塌的城墙隔壁,一段完好城墙的城头上,婠丫头悠然地坐在榻上,面前摆着一张矮几,矮几上有笔记本电脑和音箱一套。

    音乐是那一段经典的何家劲版《华夏英雄》电视剧片头曲。

    这显然不是在为女帝喝彩助威——蓝胖子与出云国忍者小犬对殴的时候,婠丫头放的就是火影配乐来着……

    由始至终都未曾出手的小暄暄抱着楚歌笑,站在婠丫头旁边,一边跟着音乐的节拍轻声哼唱,一边关注着不远处的战况。

    青璇亦站在小暄暄身旁,玉手紧紧地握住玉箫,紧张地注视着楚河。

    以保护小暄暄和婠丫头为借口,死乞白赖地跟在小暄暄身后的妇女之友侯希白,这个时候如同最为忠诚的保镖一样,表情严肃地站在小暄暄身后。

    寇少帅盘坐城头,目不转睛地关注着楚邪王与女帝的对决。像这样的巅峰高手之战,看一次就能令自己的武道修为提升一大截。平常都没机会看的!

    宋家三兄弟亦稳立城上,观察战局。

    蓝胖子高手寂寞,高高地站在一座高出城头近五米的箭塔上,背着双手作沧桑状。

    除了因为不想与宋缺照面,从而隐藏在无人知道的秘密处关注战局的石之轩,参与这一战的高手们都已经到场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人都是在楚河与女帝进行双剑对决的时候现身的。在她没有收起弓箭之前,这些人都还不见人影来着……

    东方浩然一出,万千道细密的剑气如普照大地的阳光,织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巨网,向着楚河迎面罩去。女帝的短剑便是那剑网之后的朝阳,在发出阳光耀花人眼的同时,时刻准备着发出最为炽猛的流光,将敌人挫骨扬灰!

    面对这覆盖性的范围攻击,楚河亦以攻对攻,纵声高吟——黄云万里动风色,白波九道流雪山!

    剑刺出,迅如疾风。

    澎湃若剑气呼啸着自剑身涌出,恍若席天卷地的龙旋风!

    剑气过后剑光起!那一道惊艳的银色剑光一化为三,三化为九。

    九道剑光迅速壮大,仿佛雪崩时自雪山顶上汹涌而来的雪流,幻作九条张牙舞爪的白龙,以不可阻挡之势,以纵横不可一世之威,噬向女帝的剑势!

    对攻!

    剑气对剑气,无形的旋风状剑气与有形的光网状剑气相交,纯能量的碰撞竟然发出金铁交击的铿锵!

    那绵密得没有一丝间隙,恍如珠珠落玉盘、雨打芭蕉般的撞击声响彻四野,震得山谷间的回音不住地叠加,最后如同雷霆一般滚动,甚至引起了数处规模不小的山崩!

    双方的剑气于对攻中拼得同归于尽,四溢的纯能量又将地面、崖壁开出万千沟壑,无数孔洞!

    剑气交击之时,仍如第一招时一般,两人的真剑又撞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楚河的剑势如九条威猛的白龙,而女帝的剑势,则是一轮豪迈锐气的朝阳!

    白龙蜿蜒扭曲着,同时从九个不同的方位扑向朝阳。而朝阳以不变应万变,以万丈的光与热,将白龙的缠绕吞噬一一破开!

    铛铛铛……九记金铁交击声一记接着一记响起,如寺院晨钟一般的悠长龙吟声震长空!

    楚河的九剑未有一剑奏功,而女帝的东方浩然亦无功而返!

    两人没有片刻停顿,几乎同时出了第三招!

    女帝剑尖一抖,剑气若长江大河,连绵不绝地涌向楚河。剑光层层叠叠,有如长江大河中竞流的千帆百舸,接二连三争先恐后却又井然有序地刺向楚河!

    华夏傲诀第四式——剑气长江!

    楚河长剑疾转,吟道——宝剑双蛟龙,雪花照芙蓉。精光射天地,雷腾不可冲!

    一把色空剑在疾速运转中仿佛化作了两条缠在一起的蛟龙。

    剑尖上生出点点雪花状剑气,幻成朵朵倾国倾成的芙蓉。

    蛟龙闹海!径直剖开了“剑气长江”绽出的那如长江大河一般的剑气。

    芙蓉生春!倚天把剑观沧海,斜插芙蓉醉瑶台!

    一波波长江大河般的剑气被闹海的蛟龙剖开,被柔和的若醉人春花一般的剑气消弥于无形……

    女帝的剑气再次被抵消,而她那层层叠叠刺出的剑光,则突然遭遇了一道媲美惊电的耀眼剑光!

    楚河这一招的最后一式很简单,没有任何花俏的名堂,就是一剑直刺!

    这一剑,如同射穿天地的极光,又如无法抵卸的雷霆!

    连绵不绝的撞击声中,女帝的剑尖在楚河剑身上点了不知多少次,却无法动摇他的剑势分毫。而当女帝发现自己已避无可避之时,只能横剑于胸,以剑脊硬挡楚河直刺过来的剑尖!

    “铛”!

    又一声巨响!

    女帝的剑自剑腰处砰然断裂,后半截剑身脱手飞出,前半截剑身则莫名迸碎成万千碎片!

    是否楚河这一剑的巨力粉碎了女帝的剑?

    在看到女帝剑碎的那一刻,楚河认定女帝已威胁大减。

    若非刚才爆发出“千山鸟飞绝”以抵御女帝的伤心小箭,只怕楚河连瞧瞧她剑法的心思都没有,直接出超必杀将她秒杀了。

    但“千山鸟飞绝”便如“男儿行”一样,威力固然稳居他两大终极杀招之首,但消耗也同样惊人。楚河并不清楚自己的底限在哪里,但他很明白,这两大终极杀招一天中最多只能使出其中一招,一招只能使一次。

    使过一次之后,即使想再使一次,却也发动不了。只得以威力次一级的各种剑招对敌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楚河亦满怀必胜信念。

    在楚河看来,华夏傲诀实是极为强劲的绝技。但是这一套剑法,唯有具备铮铮傲骨,挚爱华夏之英雄人物,方能发挥出此剑法的最大威力!

    以女帝的心胸气节,就算她斗志再强,亦不可能发挥出完美的华夏傲诀。

    所以楚河并未将女帝真正视为值得一战的对手。无论女帝出哪一招,他都与她针锋相对,以攻对攻!

    现在,她的剑碎了。楚河当然会抓住这大好时机,终结这一场耗费了太多人力物力的大战。

    前一招力尽,楚河并未再出一剑。时机稍纵即逝,回剑再出新剑招已来不及,他便直接使出了不死七幻第一式,阴风送葬索命来。

    他右手拇指扣住剑柄,另四指张开作掌势,左手虚握成拳。随着身形一阵模糊,拳掌在细微若阴风的掌风声及轰然若雷鸣的拳风声中,循着诡异莫测的轨迹击出,直袭女帝心脏处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楚河算错了。

    女帝的剑碎并非是楚河方才一刺奏功,而是她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楚河方才那一剑虽然断了女帝的剑,但是他招式亦已用老,剑上力道亦已使尽,已无法继续前刺。更不可能将女帝已经断掉的短剑前半截震碎!

    一切,都是女帝刻意所为。那前半截剑身,是她自己震碎的!

    她除了要给楚邪王造成自己兵器已碎,威胁大减的假印象之外,还要借机使出华夏傲诀的第三式!

    她右手作掌,虚画一个圆圈,那剑身迸碎而成的万千碎片,如遇磁石吸引一般,纷纷聚拢在那圈中。

    然后女帝食中二指戟指作指剑,猛然向前刺出——轰隆,巨响声中,那悬浮于空中的万千剑碎,铺天盖地一般朝着楚河劈头盖脸地打去。在指剑剑气的微妙效用下,剑碎甚至组合成了一头猛虎的形象,张牙舞爪,狂噬楚河!

    华夏傲诀第三式——虎啸神州!

    楚河的反应不可谓不快,在察觉到女帝陷阱之时,他不假思索地扣拢右手四指,重将色空剑握回掌中,喝声:“网!”

    剑气瞬息间便自剑身爆发,织成一只大茧般的剑气网,将楚河牢牢包裹在内。那剑碎与剑气组成的猛虎扑击在楚河身周的剑气网上,发出绵密不绝的轰然爆响!

    楚河的防御够及时够强大,竟于千钧一发之际,无一丝错漏地挡下了那只猛虎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虎啸神州真正的杀招,却是隐于猛虎之后的那一记剑指!

    在楚河的护体剑气网因防御猛虎而崩溃时,女帝的剑指如惊雷闪电,飞快地刺向楚河的心脏!

    此时楚河正值旧力已尽,新力未生之时,已然不及防御!

    眼见女帝杀招袭至,楚河强运不死印身法,往右挪称半尺。不死印法果然不愧为邪王亲创,与招式心法配套的身法比起幻魔身法亦不逊分毫,甚至犹有过之。以楚河半吊子的内力水平,居然堪堪避过了女帝这致命一击!

    剑指擦着楚河的左肋刺过。

    指上的剑气将他的衣袍割开,在他肋部开出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。

    一击未中,女帝不给楚河丝毫反击的机会。在发现楚邪王也会上当,也会伤在她的剑招下后,女帝信心倍增,斗志更强。她毫不犹豫地抽身后退,绝不贪功冒进。

    在退出楚河的反击范围之后,她双手先负于身后,然后右手悠然作剑指点出。那后半截断剑仿佛有生命一般,旋转着飞到她面前,附于她剑指之上,贴着她的两指飞快地旋转。

    随后她剑指一点楚河,那断剑折断处绽出一道赤色剑气,形成一把完整的赤色长剑,呼啸着凌空直击楚河!

    华夏傲诀第五式——剑傲华夏!

    女帝左手负于背后,右手作剑指,潇洒万分地立于原地。她随手一指,悬浮于空中的赤色长剑便像制导导弹,随她心意往来穿刺,若闪电纵横!

    “御剑术!”楚河钢牙猛咬,长吟一句:“飞剑诀浮云,诸侯尽西来!”

    他踏上色空剑,御剑飞行,一边避开女帝的飞剑刺击,一边寻隙向她迫近!

    楚河虽然能御剑飞行,但并不能如女帝一般操纵飞剑刺击。而女帝也不会真正的御剑术,飞剑伤人,只不过是“剑傲华夏”这一绝技的效用罢了!

    女帝飞剑刺击速度极快,剑身附着的剑气亦极为惊人。那柄赤色长剑看似只有不到两尺长,而实际杀伤范围却有十厘米宽、近两米长。

    若是只避剑身,忽略剑气,待那赤剑擦身而过时,身体便已经被剑气割裂了!

    楚河御剑飞行速度亦是极快。但他御剑之时,缺乏攻击性技能,只能被动躲闪。便想寻隙欺近女帝身边,却也被赤色长剑追得无暇顾及。

    然而,楚河御剑飞行术能持续极长时间,女帝的“剑傲华夏”却需消耗极大量的内力。若是一直这般僵持下去,纵使楚河不出手,女帝也会因耗光内力而虚脱!

    再加上女帝因心胸气节的原因,无法发挥出华夏傲诀的真正威力。飞剑转还间总无法运转如意,时有迟滞之感。而楚河虽然也缺乏御剑飞行时自如转向的本领,但他的速度毕竟比女帝飞剑快了一筹,一时间,女帝貌似根本拿他毫无办法!

    不过,女帝发出剑傲华夏这一招真正的目的,并不是击杀楚邪王,而是为她发射伤心小箭的第二箭争取时间!

    改进版的伤心小箭,已经不是非得有弓有弩才能发射。她已能无需弓弩,直接发出袖箭!

    在发出“剑傲华夏”这一招时,她负于身后左手已悄然从轮回手镯中取出了一枝伤心小箭。在指挥飞剑追击楚邪王时,这记藏在袖中的伤心小箭,已经做好了发射准备!

    “断情!”叱咤声中,女帝左手猛地一甩,一道黑芒自她袖中闪现,随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一箭发出,女帝却死了。

    她发箭之时必须集中精力,赤红飞剑的追击顿时缓了下来。楚河趁此良机,吟出“十步杀一人”,驾御飞剑电闪至女帝身前,自腰中抽出久已不用的双截棍,一棍兜头砸下,顿将女帝砸得脑浆迸裂!

    本以为计已得售的女帝,脸上来没来得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,便已带着满腔的不甘和满脸的惊愕倒下!

    然而,楚河却也未能得意多久。

    改版伤心小箭,箭出必中!而楚河现在又已无法像刚才那样,爆出“千山鸟飞绝”来进行防御!

    那一枝漆黑的袖箭,钉入了楚河左肩!

    楚河的左肩,已是第三次被伤心小箭射中。

    这一次,后果就不像前两次中箭那般轻松了……

    女帝这一箭,可是报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发射的!

    </div>

章节目录

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辣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李古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古丁并收藏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