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阴后亲临

    见小徐子满脸急切,楚大将军嘿嘿一笑,朝他一扬下巴,“小徐子,老实交待,你是不是爱上石青璇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虚空陵张口结舌,怔了半晌方才摇头苦笑道:“楚兄这话怎么说的?青璇小姐对我有恩。上次于合肥城遇上左游仙,若非青璇小姐援手,只怕小弟现在尸骨早寒了。后又蒙青璇小姐传授换日大法,欠下她好大人情。徐某虽然只是一浪迹江湖的小混混,但滴水之恩、涌泉相报的道理还是懂的。现下得知青璇小姐遇险,小弟怎能不急?”

    楚河道:“哦,报恩哪!这理由倒也说得过去。只是……你从哪里得知石青璇遇险的消息呢?”

    小徐子道:“多情公子侯希白告诉我的。他昨晚在一家青楼留宿时,听到了杨虚彦和席应、边不负三人的交谈。”

    楚河心下了然。杨虚彦那小子原本是想找安隆帮忙,本来真正的安隆确实是支持杨虚彦的,但是现在安胖被蓝胖附体,自然不会给杨虚彦面子。杨虚彦无奈之下,只得另寻帮手。否则以他一个人的能力,是没办法从石青璇手上抢到东西的。

    石靓妞虽然以无双箫技闻名天下,其武功并不怎么出名。但她毕竟是石之轩和碧秀心的女儿,有着这样一对强悍的爹妈,石靓妞的功夫怎样都不会差劲。尤其是她学自石之轩的幻魔身法,那可是天下一等一的逃命功夫。若她存心想跑,单只杨虚彦一人,就算他也学了幻魔身法,也是无法截住石靓妞的。

    至于侯希白是怎样得到这消息的,楚河却有些好奇。侯小色狼昨儿个晚上不是去救范采琪了么?怎地又跑到青楼过夜了?

    他却是不知,侯小色狼昨晚见到师妃暄大腹便便,深受打击,一度吐血昏迷。被救醒之后,他悲愤交加之下跑到青楼买醉,喝着喝着便听人议论说范卓被楚邪王杀了。

    侯小色狼心想范采琪没了老爹,肯定会很伤心。以他妇女之友的性子,加上他跟范采琪的交情,自然要义不容辞跑去安慰。于是小色狼强抑心中悲楚,跑到范采琪家,恰好遇上了蓝胖子带队围攻川帮总舵。

    小色狼护花情结发作,当即抢下了范采琪,带着她逃之夭夭。救出范mm后,小色狼恐安叔叔大索全城,便连夜将范采琪送出了成都城。然后他孤身一人回了成都,又跑回青楼里借酒消愁。

    过后席应和边不负也来逛窑子了,包的房间恰巧就在小色狼隔壁。小色狼身为武林中人,自然有着武林中人不重别人隐私,喜欢偷窥窃听这些恶癖。于是便从席应和边不负的交谈中偷听到了这消息。

    这其中经过楚河并不知情。虽然心中略有好奇,但他有些缺乏八卦精神,便没向小徐子询问,只是问道:“你已经学了换日大法,那九字真言学会没有?”

    “九字真言?”小徐子听得莫名其妙:“这是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“一门很厉害的佛门功夫。”楚河一听便知,小徐子还没遇上传他九字真言的那个老和尚。估摸着换日大法,不过也才刚刚摸到点门路。

    徐子陵对这个话并不感兴趣,随意点了点头,说道:“楚兄,现在非是闲聊的时候,青璇小姐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楚河摆摆手,打断了小徐子的话,“英雄救美,以弱击强,是最能让女子产生好感的行为。若你能在杨虚彦、席应、边不负这三人手下救出石青璇,她必会对你产生好感。假以时日,那好感未尝不会转为爱意。以你的武功,或许不能打败那三人,但带着石青璇逃跑还是能做到的。我对打打杀杀的事情并不感兴趣,就不去凑那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徐子又无语了。楚邪王对打打杀杀不感兴趣?这也太扯了吧?

    “相信我,没什么大问题的。”楚河笑道:“既然侯希白告诉了你这消息,那以他的性子,定会与你同去帮忙。你二人联手,再加上一个石青璇,还怕应付不了杨虚彦他们么?打不过,逃跑总可以吧?

    “再者,你别忘了石青璇是谁的女儿。那位老爷,现下可正在成都城呢!他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出事的。赶紧行动吧,此事若成,非但能令石青璇对你心生好感,还能给她老爹留个好印象。一举两得,多划算吖?”

    “……楚兄,你误会在下了……”小徐子哭笑不得地嘟哝道。他见楚河确实没有帮忙的意思,只得无奈地拱了拱手,道声告辞,便嗖地一声飞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“真恨不得在院墙上面装电网!看你们还怎么蹦来蹦去!”楚河愤慨地嘀咕了一句,转过身,瞧着身后一扇支开了一条细缝的纸窗,笑眯眯地说道:“我表现得怎样?”

    一双纤纤玉手撑开了纸窗,现出婠丫头的笑脸儿。这妞笑眯眯地看着楚大将军,很是满意地点了点下巴,赞道:“嗯,这次表现得还不错。英雄救美这等美差也肯让给小徐子,说明你还是有挽救的余地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救火队员,对英雄救美这种事才不感兴趣咧!”楚河笑着摆了摆手,心里却在嘀咕:若不是昨晚被你这妖女榨成了半人干,哥哥我才不愿错过这大好时机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想去石青璇面前显摆,而是想教训教训边不负,顺便除掉杨虚彦这个恐怖分子。

    至于天君席应……楚河倒是对他兴致缺缺。席天君本来的命运是相当凄惨的,先是外号犯了天刀宋缺的忌讳,被他提着刀满世界追杀,不得不躲起来避风头。这一躲就是十几年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练成神功重出江湖吧,还以为能扬眉吐气一把呢,结果出场之后刚刚欺负了一群大石寺的和尚,还没来得及搞点爆炸性的新闻出来,就被小徐子莫名其妙地干掉了,成了小徐子的踏脚石。

    对席天君这种可怜的死跑龙套,楚河是抱着同情态度的。当然,同情归同情,却并不是说楚河若遇他的挑衅,就会放他一马。化身楚邪王之时,那杀欲可不是楚河自己能轻易控制的。

    现在因为楚河的出现,引发的蝴蝶效应已经对席龙套的命运产生了丝丝影响。至于席龙套能不能躲过被小徐子干掉的悲惨命运,就得看他自己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大概……席龙套不会今天就荣登极乐吧?毕竟小徐子还没学到九字真言,真和席应打起来,就算伪装成霸刀岳山,也占不了什么便宜。

    婠丫头对小河河的表现非常满意。她笑意嫣然地向他招了招手,说道:“过来,陪人家玩玩游戏。”

    于是一上午的时间,便在玩游戏看电影中混过去了。小暄暄没来与民同乐,陪了自家师妹一个上午。在与师妹闲聊时,小暄暄看她的神态语气还是那般痴恋,愈发坚定了要给她介绍个优秀男友的心思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楚大将军在石榴树下铺了张凉席,倚坐在树下纳凉。

    婠丫头坐在他大腿上,背靠在他怀里,微眯着美眸瞧着瓦蓝的天空。她那双嫩生生的小脚丫搁在楚河毛茸茸的小腿上,轻轻摩挲着,偶尔用脚趾去挠挠他的脚背。

    楚河搂着婠丫头的腰肢,大手轻轻抚摩着她隆起的小腹。他下巴轻轻搁在她的香肩上,与她脸贴着脸,品味着她迷人的体香,与她一起静静享受着午后的温馨。

    正温存时,便听一记衣袂破风声响起,旋即便见虚空陵砰地一声跌进了院子里,扬起满地灰尘。

    囧!楚大将军目瞪口呆地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小徐子,心中讶异万分。他看了看自家围墙,确定高不过三米,而且上面也没安装电网。那么小徐子为什么会在翻墙时,摔成这般模样?

    婠丫头也是满脸讶异的模样,旋即咯咯娇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声刚起,便听小徐子呻吟一声,随后那不见动弹的身体抽动了一下。他双手撑着地面,艰难地抬起头来,面上虽然沾了不少灰尘,却也能看出他的面孔失去了血色,嘴唇却紫得发黑。

    楚河一见便心叫不妙,婠丫头也止住了笑声,讶然道:“原来你受了内伤!”

    两人还未及起身,小徐子便哇地一声喷出好大一口血,哑着嗓子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楚兄快……快去大石寺……阴后祝玉妍……亲至……青璇小姐危矣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楚河惊道:“石之轩没有去么?”

    </div>

章节目录

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辣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李古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古丁并收藏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