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超必杀爆发!

    金环真为了这第二次出场,还是很下了一番功夫的。

    她人没到,就先表演了一阵口技秀。最开始学婴儿哭,再接着学女人被非礼时的凄惨叫声,最后又搞出鬼哭狼嚎、飘乎不定的叫声。完美地表现了她惟妙惟肖的口技模仿技巧,以及给恐怖片配音的深厚潜力。

    石青璇在金环真的鬼叫声响起后不久,就开始吹箫。用箫声与金环真的魔音对抗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金环真的魔音,还是石青璇天籁一般的箫声,都对楚河完全无效!他横剑于膝,一动不动地坐在庙宇门槛上,双眼微合,就像入定的老僧一般。

    一老一嫩两个女人对拼了一阵音波功之后,金环真败下阵来,于庙宇门口现身。她披头散发,脸色苍白,已然被石青璇高超的音波功所伤!

    两个女人对峙着,一个庙里,一个在庙门外,中间隔着个石头人一般的楚河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金环真瞥了楚河一眼,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石青璇淡淡道:“他带着色空剑,你道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慈航静斋什么时候收男弟子了?”尤鸟人那丧尸吼叫般的声音响起,嗖地一声出现在庙门口,与金环真比肩而立。

    石青璇神情闲适,悠然说道:“想不到你们退隐江湖二十余载,消息竟已闭塞至此。连如今江湖中声势最隆的第一后起之秀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后起之秀?哈,哈哈哈……”轰隆一声巨响,丁九重将破庙屋顶拆出一个大洞,带着满天的烟尘和木石碎屑落入庙宇之中,站到了石青璇背后!

    这个出场秀本来极具高手气质。可惜,丁九重长得太野兽派了,往石青璇身后一站,活脱脱就是一出美女与野兽的大唐版!

    “他是侯希白?杨虚彦?跋锋寒?徐子陵还是寇仲啊?”丁九重冷哼道:“江湖上这些后起之秀,好像没一个能拿到慈航静斋的色空剑吧?”

    尤鸟人嘎嘎笑道:“一个不会武功的毛头小子,拿着把仿造的色空剑,就想冒充高手么?”

    石青璇心中一凛。她原本看到色空剑,联想起最近盛传的江湖谣言,便以为这坐在门槛上扮石头人的年轻帅哥,就是最近名声最响亮的楚邪王。可是……尤鸟人说得没错,无论是从石头人的呼吸韵律,还是从他刚才来时的脚步声,任何一个高手都能明确无误地判断出,他只是个不会武功普通人!

    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,怎可能与楚邪王扯上关系?难道真如尤鸟倦所说,他不过是提着把仿造的色空剑招摇撞骗而已?

    石青璇有点紧张了。她倒不是担心自己,而是怕这石头人遭受池鱼之殃!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刚刚睡着了,石小姐的箫声……很适合作摇篮曲。不知道石小姐有没有兴趣到我家作保姆,替我带带即将出生的宝宝啊?”一直扮石头人的楚河这时终于出声了!一句话就说得石青璇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楚河身上。

    而楚河却低下头,睁开眼睛看着脚下的石阶,不让别人看到他布满血丝的双眼,和那极其疯狂、暴戾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嘴角动了动,扯出一个伪装善良的微笑,说道:“周老叹呢?不要躲了,出来吧,你的把戏并不高明。”

    一声扮忧郁的叹息传来。周老叹从庙门前的林子里钻了出来,旁若无人地走到金环真身边,搂住了她的徐娘腰。

    两人还没来得及打情骂俏,楚河就提着长剑,慢慢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先杀哪一个呢?”他喃喃自语着,回头瞧了石青璇一眼,扯出满脸阳光灿烂的笑容,眼神却是疯狂暴戾到令人不寒而怵!“石小姐,你最好马上离开,我杀人不分好赖的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石青璇身后的丁九重看到了楚河的眼神,他只觉心跳漏了一拍,心中竟莫名地生出一股惧意。丁九重也算是个大魔头了,可是他还从未见过,世上竟然有人有着疯狂暴戾到如此地步的眼神——除了疯狂暴戾和赤裸裸的毁灭欲望之外,眼神中没有半点生机。好像他看到的尽是死物!尽是可摧毁的垃圾!

    石青璇也有种同样的感觉。看到楚河这种眼神,她感到自己好像见到了父亲疯狂时的模样。不对,他的眼神比自己的父亲还要疯狂,还要暴戾!尤其是他脸上挂满灿烂的笑容时,那笑容便将他眼中的疯狂、暴戾、毁灭反衬得更加明显!

    在这一刻,就连石青璇的心中,也生起了一种想要转身逃跑的冲动!

    “好狂妄的小子,就让我渡你归西!”尤鸟倦没有看到楚河的表情和眼神,他嘎嘎怪笑一声,嗖地一声向着楚河掠来!他的速度快疾无比,不愧为魔门八大高手倒数第一名!

    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!”楚河纵声长吟,一道看不见的能量场从色空剑上扩散开去,瞬间笼罩了方圆百丈内的每一片空间!这能量场如一个巨大的碗一般,倒扣在地面上!

    凝固。

    在能量场的笼罩范围内,除楚大邪王之外,所有人的动作、表情全部凝固!

    周老叹、金环真、丁九重、石青璇全部保持着楚河吟出这句诗之前的最后一个动作,最后一个表情。甚至连他们的衣角、头发都静止下来,保持着它们最后那一刻时的态势!

    而尤鸟倦则保持着向前跃飞的姿势,身形凝固在半空之中!

    这一刻,能量场笼罩之内的场景,就像电影上的定格镜头一样!

    甚至连空气都好像凝固了!

    唯一还受到尤鸟倦他们自由控制的,就只有眼睛。只有眼睛还能动,只有眼睛还能表达出他们心中的想法!

    而此刻,所有人的眼神中都满是痛苦、骇然和绝望!

    四大魔头的额上已渗满汗珠。但那些汗珠越积越大,却总不能滑下,就好像在他们脸上生根一般!金环真功力在四魔中是最弱的,加上她在和石青璇拼音波功的时候已受了内伤,所以她的嘴角已渗出一丝鲜血!

    就连石青璇的反应,也和他们毫无区别。

    楚河这一招,是无差别攻击的!

    楚河咧嘴一笑,一边踱步,一边缓缓吟道:“孤舟蓑笠翁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步伐频率很慢,看上去就像一个历遍沧桑的钓翁,在雪花漫天的长江岸边踟躇独行,寻找他那叶不知泊于何处的小舟。

    但他只跨出一步,便已擦过石青璇的香肩,到了离他最近的丁九重身前。

    “独钓……”

    剑光一闪。

    第二步,再次擦过石青璇身边,闪到了破庙门外,从凝于半空中的尤鸟倦身旁走过。

    “寒江……”

    剑光再闪。

    第三步,便已到了搂抱在一起的周老叹和金环真身边。

    “雪……”

    剑光第三闪!

    然后,他便踏着悠然从容的步伐,走下了庙前的台阶,穿过了那片密林,下山而去。

    能量场忽然消失。

    哧……凄厉的破空声响起,好像水流以高压破空喷溅时特有的声音。

    声音来源于四大魔头,他们颈动脉处,几乎同时裂出一道鲜艳的创口。鲜血像喷泉一般飙射而出,划破空气发出凄厉的破空声!

    楚大邪王钓的不是雪。

    是血。

    尤鸟倦终于落地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紧紧按住脖子上的伤口,嘶声道:“我们……死在谁的手上?”

    没有人能回答他,丁九重、周老叹、金环真已经说不出话来了。他们按住伤口,身子摇晃着往地上瘫倒,嘴唇不住颤抖着,却已发不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三人很快就断气了,死不瞑目的眼中,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石青璇也没法儿回答他。

    两度被楚大邪王肩擦而过的她,在能量场一消失,就哇地吐出了一口鲜血。那殷红的鲜血,甚至冲飞了她蒙面的纱巾。

    她脸上装个假鼻子,以掩饰她原本绝美的相貌。

    她右手捧胸,弯下腰深深地呼吸着,妙目眨也不眨地盯着楚河那已与夜色融为一体的背影。她已受了不轻的内伤,正在极力调匀气息,现在根本不能说话!

    “七步成诗,横刀夺爱……”她只能在心里回想着这两句近日在江湖上盛传的话,同时默念着那个与她父亲一样张狂的名字:“楚邪王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邪极,恶极,强极!

    尤鸟人终于也瘫倒在地,两腿儿一蹬挂掉了。这个原本应该有不少戏份的超级龙套,好死不死遇上了邪王七日压抑后的大爆发,结果早早终结了应有的戏份,下场领盒饭了……

    “他来这里究竟想做什么?”石青璇现在心中尽是疑问:“专程来杀四魔?还是专门来帮我的?”想到这里,她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还真是自作多情。他若真是专程来帮我,为何连我一并伤了?唉……这人果然邪得可怕……”

    </div>

章节目录

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辣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李古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古丁并收藏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