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楚河的嚎叫怒吼,婠婠顿觉哭笑不得。那家伙方才还【首发网站http://www.2000book.com】,眼见便要死了。经师妃暄大力救治一番之后,虽然命是保住了,可是应该仍极其虚弱才对。但他方才那阵嚎叫,居然听起来颇有几分气势。

    医生听到楚河的嚎叫声,兴奋地眯起眼睛,自医院箱中取出了一把锋利的手术刀,嘿嘿笑着小声说道:“本打算最后收拾他的,没想到这家伙这么有精神……看来我得先拾掇了他,再来整治你们俩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向着楚河的卧室大步走去。婠婠想出声示警,却发现自己现在只能发出极微弱的声音。那点声音,根本无法透过卧室房门,传入楚河耳中。

    医生走到卧室前,轻轻将房门推开一线。他从门缝中往里边一看,只见楚河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,只瞪着两眼望着天花板,看起来十分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医生故意在门上轻敲两下,也不说话。敲门声后,楚河却是闭上了眼睛,将头往旁边一偏,冷哼一声,说道:“现在道歉已经没用了。楚大将军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医生张大嘴,无声地一笑,轻轻推开了门,无声无息地向着床头走去。那握着手术刀的手,已经在激动地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待医生走到床头时,楚河仍紧闭着眼睛,将面部冲着窗外。医生紧张地伸出左手,轻轻在楚河肩上推了一下。楚河一动不动,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能动弹了?”医生心中更加兴奋了。他加大力量,再次推了楚河的肩膀一把。楚河既不动弹,也不睁眼,只是不耐烦地哼了一声,说道:“干什么?我早说过了,现在道歉已经没用了!你这臭丫头做人忒不厚道,又小心眼儿,骂你两句就出超必杀把我打成半植物人……你出去,我不想再见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楚河这番话说得声音虽不大,但此时卧室门已打开,婠婠在客厅里也能听得清清楚楚。她只觉自己好生委屈,明明只是轻轻打了他一下,伤势本不严重。若不是他自己使那什么“七伤拳”,又哪里会将伤势加重到濒死的地步?

    婠婠再一想,那使“七伤拳”的,好像不是楚河本人,而是他的另一个人格。这下可好,更是没法儿辨清了——楚河向来是不知道自己另一个人格曾做过什么事的。这一来,在楚河心中,定是已认定了是她将其打成那样儿的。这般一想,小魔女更觉委屈了。

    卧室床头的医生听了楚河的话,却是高兴极了。他本对楚河相当忌惮,进来后便做足了准备,连两个姑娘也是大费周章地使用乙醚将其麻醉。在初进屋时,听到俩妞说楚河伤势沉重,他本还有些不信。是以进卧室时也是小心翼翼,连番试探。

    这下见楚河当真已是毫无反抗之力,医生裂开嘴,无声地一笑,手术刀直朝楚河颈部动脉划去。

    这医生倒也狠辣,深知“打蛇不死随棍上”的道理。所以连一般反派报仇之前必须啰嗦几句,给正派留下缓冲时间的传统程序也省了,直接便使出致命一击,欲置之死地而后快。

    医生的手很快。

    他的刀更快!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他使的不是小李飞刀!

    如果是小李飞刀,他只需要远远地站着扔飞刀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却需要站在床头,用手拿着刀子去划动脉。

    所以他失败了。

    就在刀子落下的瞬间,楚河突然转头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医生大仇即将得报,心情最激荡的时刻。而情绪不稳定,精神防线便会松懈。

    所以医生没能避开楚河的注视,他的视线与楚河的视线对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医生的刀虽然仍在落下,但准头已失,只落在楚河肩膀上,将他肩头划开一条不长但很深的口子。

    鲜血涌了出来,很快就染红了床单。

    但是楚河一动不动,脸上甚至没有露出半点痛苦之色。他紧盯着医生的眼睛,开始哼起了一支听上去没有旋律的曲子。曲子舒缓轻柔,像山间夜晚的微风,在让人放松的同时,将一个个甜梦送入人的心里。

    医生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,他狞恶的神情也放松下来。他松开了手,手术刀自他手中滑落,无声无息地插进了楚河的肩膀。

    楚河眼角微一抽搐,马上恢复成原样。他轻哼着曲子,额上虽已冷汗淋漓,但却仍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医生轻轻摇晃了两下,缓缓地坐到床头。他的眼神更加迷茫了,已经完全失去了焦距。

    楚河的鼻子里冒出两行血迹,漫过他的唇,流入了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可是他仍在哼着曲子,目光始终紧盯着医生的眼睛。

    终于,医生在床上躺了下来,就躺在楚河身边。他闭上眼睛,很快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。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,仿佛正在做着极甜美的梦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很累,你必须睡足八个小时。任何外界影响都不能干扰你的睡眠,直到睡到足够的时间,你才会醒来……”楚河附在医生耳边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医生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身体更加放松了。

    “搞定收工!”楚河长呼了一口气,呸呸两声,吐出了口中的鼻血。他看了一眼正插在肩膀上的手术刀,表情突然变得极其痛苦,哭丧着脸叫道:“婠婠,小暄暄,你们还活着么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,俩妞这时候已经被彻底麻醉了。以她俩的功力,也许麻醉的时间不会很长,但肯定也短不了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……”楚河有气无力地喊着。

    其实方才医生进来后不久,他便已经醒了。虽然他的卧室门关着,但是底下的门缝还是泄进了一丝乙醚,让楚河嗅到了味道。

    待听到婠婠与医生的对话之后,楚河便已知道是谁来找他麻烦了。

    林雪,绰号医生,重度妄想症患者,曾经解剖过三个活人。他一般先使用乙醚将目标麻醉,然后带回他的居处,进行活体解剖。解剖之后的尸体被他分割成碎块,部分作成标本,部分则装进垃圾袋扔进了垃圾箱中。

    第二具尸体被人发现后,滨海市警局对此案高度重视,成立专案组。专案组成员从法医验尸的结果中,推断出凶手是个对人体结构极其了解,非常擅长使用外科手术器械的专业人士。但由于医生下手很干净,谋杀目标又是随机挑选,勉强可算是无动机杀人。抛尸地点也远离他的处住,所以专案组一时间没能找到更有价值的线索。

    当第三具尸体也被发现之后,为了避免影响继续扩大,专案组便请来了与市局某部门签有合同的楚河。

    楚河出马,结合各方面的资料,推断出医生可能患有重度精神疾病。而且还可能继续犯案。他甚至凭借有限的信息,大致确定了医生犯案的时间和地点规律。

    随后专案组便按照楚河划出的范围和时间,派出多位警员装扮路人吸引疑犯,并安排大量警力彻夜蹲点守候。终于在第三天晚上,将医生逮捕。

    医生落网之后,楚河亲自审讯。与医生对峙一番之后,他彻底摧毁了医生的心理防线,挖掘出医生的作案动机和所有作案经过。

    前不久就有人提醒楚河,说医生已经越狱。但当时楚河并没有怎么在意。在审讯医生时,他是戴着面具的,本以为医生就算逃出来了,也找不到他。却没想到,医生的观察力和记忆力居然这般强大,仅凭一双眼睛便将他认了出来。还打听到了他的住处,上门来报仇。

    待楚河听到婠婠和师妃暄已经被乙醚麻醉,奈何不了医生之后,他便知道,若想救人并自救,只能行险一搏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顾身体虚弱无力,强行自我催眠激发潜力,鼓足力气大声叫骂,以将医生吸引过来。待医生进来之后,他又闭上眼睛,胡扯一气以消医生戒心。直到图穷匕现的最后一刻,他才孤注一掷,强行催眠医生。

    虽然最后结果还算符合楚河心意,但他也因此被划了一刀,肩膀上又被插进去一把刀子。插刀子的部位流血缓慢,可是被划了一刀的那处,却是血流如注。只这么一会儿,他便已感到身体开始发冷,本来无比痛楚的伤口也已经麻木,渐渐失去了知觉。甚至因为催发潜力过度,他的头也是剧痛无比,鼻血有一阵没一阵地流个不停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确实完全动弹不得,只能有气无力地呼喊着:“救命,救命哪……谁来救救我啊?我还年轻,我不想死啊……还是花儿一样的年纪哪……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~~

    </div>

章节目录

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辣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李古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古丁并收藏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