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河乘坐的出租车在洛阳街中段的证券交易所门口停下。

    他付钱下车之后,先往对面扫了一眼。果然见到斜对面有一条小巷,不过现在小巷的出口,已经被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堵住了。

    从面包车半敞的门里看进去,可以看到车里面坐着三个身着黑色紧身背心的壮汉,都是身材五大三粗,长相很有后现代艺术风格的那种。

    每当有人想从面包车旁边进巷子时,那三条大汉便紧紧地盯着那人,目露凶光,肌肉坟起。直盯到别人承受不住,离开巷子口绕道而行。

    观察之后,楚河并没有急着过去。他站在人行道上,看着那辆载着俩妞的出租车,在离他不远处靠边停下。车子还没停稳,门就开了,俩小脸儿煞白的小妞飞一般从车里飙射出来——没错,就是飙射,使上了轻功了都!

    “喂,还没给钱啦两位小姐!”司机大叔对着窜上了人行道的俩妞叫道:“别以为长得漂亮就可以免费,我载柏芝和青霞都照样收钱的!”

    “我来给吧!”楚河连忙走过去付了车钱。随后向站在人行道上作深呼吸的俩妞埋怨道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不好么?为什么要跟出来?还都像做贼似的,居然跟踪我……你看你们,坐一趟车就像上刑场似的,何必给自己找罪受呢?”

    婠婠吐了吐小舌头,小手拍着高耸的胸口,却出奇地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这丫头居然换下了她那身白裙,穿上了一件黑色圆领长袖T恤。紧身的衣衫将她玲珑的身段完美地凸显出来,那大小适中,浑圆形看不出半点缺憾的双峰,骄傲地耸立着。黑色的衣衫衬上她欺霜赛雪的晶莹肌肤,令这本就一副祸水模样的小魔女,更添几分诱人堕落的魅力。

    只见原本看上去如初生柳条一般纤细柔弱的腰肢,在黑色的包裹下,虽然仍显出几分少女天生的柔弱,却又多了一种结实有力的感觉。令人觉得她那小蛮腰若扭动起来,一定既劲爆又性感。

    她下身穿着一条藏青色的牛仔裤,平时遮掩在长裙下的双腿修长笔直,并拢时不见半点缝隙。予人一种她若紧紧夹住双腿,即使腰力再彪悍的男人,也定会动弹不得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紧身牛仔裤完美地勾勒出她那着裙时难得一见的臀部曲线。令她本就凹凸有致、婀娜生姿的完美身材,再多几分像黑洞一般,能陷进所有雄性目光的致命引力。

    粉嫩嫩的小脚丫子仍然赤着,夹着一双小巧的木屐。那十颗嫩葱一般的小趾头,在她一身深色服装的衬托下,更加令人垂涎不已。即使楚河并非恋脚癖者,看着她那双小脚,竟也不由自主生出一种想将其捧在怀里,仔细抚mo一番的念头。

    察觉了自己内心有那么一丝冲动的楚河,不由暗自苦笑。作为一个男人,即使他在看AV时也能抱着纯粹欣赏和观摩学习的态度,看得津津有味却不生出反应。但若看到此时的婠婠还能无动于衷,那他还真不如挥刀自宫算了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由于这件黑色上衣并不怎么透光,令楚河无法看出她穿上的是哪一款的胸围。

    师妃暄这会儿仍穿着白色T恤,下身着黑色牛仔裤,不过脚上却换上了一双平底球鞋。

    俩妞一黑一白交相辉映,各有千秋。俏生生并立在一起,恰似一对气质迥异的双生子。

    “红颜祸水,红颜祸水!”楚河心中慨叹不已,妲己褒姒也不过如此吧?

    “说话呀,平时不是很能说吗?怎么现在都不说话了?”楚河看着俩丫头,问道:“说说吧,为什么拼着受罪也要坐车跟出来?”

    “楚河兄见谅……”师妃暄小声说道:“妃暄听到楚河兄要参与帮派火并,怕楚河兄寡不敌众,便自作主张跟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们两个是想来帮我打架是吧?”楚河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叫我说你们什么好?一听到打架就来劲,刚才跟你们说的话都当成耳边风了是吧?两个姑娘家,成天就知道打打杀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说我们了,你自己还不是准备打架的么?”婠婠撇着小嘴说道:“人家和师妃暄好心好意跟上来帮忙,倒落了不是。你这人,真的好没心肠。早知这样,还不如不来了,让你跟人打去。打死最好,正好收了你家的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楚河无语,这丫头,想得还真美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懒得说你们了。跟我来。”楚河带着俩妞进了证券交易所旁边一家咖啡厅。咖啡厅里的客人们看到俩妞,无论男女,无不露出惊艳甚至垂涎的神色。不过楚河对这早已见怪不怪,无动于衷了。

    他找了张靠墙角的桌子让俩妞坐下,叫来一盘干果和两杯咖啡,让俩妞吃着喝着,在这里等他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我不来叫你们,你们千万不要随便出去。不能主动参加打斗,也不能主动挑起争端。”楚河压低声音,像地下党接头一样,对俩妞嘱咐道:“你们没有任何身份证明,属于黑户中的黑户。如果惹出事来,需要到警察局作记录的话,你们就麻烦大了。说不定会把你们当成偷渡客处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真啰嗦……”婠婠不耐烦地摆了摆小手,拿起小勺浅尝了一口咖啡,皱眉道:“这汤闻起来倒是香浓,喝起来却是又酸又苦,太难喝了……”

    楚河无视婠婠的抱怨,对师妃暄点了点头,径自出了咖啡厅,向着那被面包车挡住出口的小巷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面包车前,那三个壮汉瞪大牛眼,眨也眨地盯着楚河。狂催杀气,欲将他吓走。

    楚河冲着三个壮汉露齿一笑:“我是来给蓝天锤送赌资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肩纹黑虎的壮汉哼哼笑道:“可把你等你来,再晚来一会儿,你就只能给他收尸了。”说罢他跳下车来,在楚河身上草草搜索了一下。那大汉没搜到管制武器,便没收了楚河的手机,说道:“手机出来的时候再还你,进去吧!”

    楚河点了点头,绕过这壮汉,进了巷子。巷子口的垃圾桶旁蹲坐着一只威猛无比的黑色大狗,脖子上拴着一条粗大的铁链,系在巷口的路灯杆上。这只大狗,看来便是第二道防线了。

    那狗本懒洋洋地半眯着眼睛在晒太阳,听见楚河的脚步声,猛地瞪大狗眼,冲着他邪邪一笑。呲开的大嘴,伸出血红的舌头,尖利的犬牙旁垂着一缕晶莹的口水,作势欲扑。

    “无聊!”楚河暗自嘀咕了一句,脸色微沉,双眼紧紧盯住恶狗的眼睛。一人一犬对视一阵,那狗忽然呜咽一声,凶恶的表情变得好无辜好可怜,夹着尾巴闪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楚河撇撇嘴,大步走进了巷子里。

    这条小巷只有前面一个出口。当中有十几家门面,都是开的小饭馆。那些成天泡在证券交易所的人们,中午时一般都在这里吃饭,因此每家的生意都还不错。不过此时几乎所有的门面都已经拉下了卷闸门,只有靠近小巷尾部的一家门面前围着一大群人。

    这群人个个衣着前卫,发型时尚,手持管制刀具,正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“素质啊!”楚河看着这群人,没来由地心中一叹。蓝胖子那些所谓“同事”的兄弟们楚河也见过,个个衣冠楚楚,西装革履,领带都一丝不苟,还一般都戴平光的金边眼镜,一看就很有素质。虽然流氓扮成知识分子,也改变不了流氓的本质。但至少给人的第一印象就要好得多了。

    “蓝胖子,你说没带赌资,让我给你时间准备。现在给你的半个小时时间已经到了,你的钱……究竟什么时候能到啊?”一把听起来好忧郁好磁性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,“我是不是应该给你放点血,让你的血帮你催一催你的钱啊?”

    “阿杜啊,你唱一首《他一定很爱你》,唱完之后,我的钱说不定就到了。”蓝胖子的声音传了过来。他果然不愧为十大杰出红棍候选人之一,到了这时候,还有心情有胆子调侃。

    “妈的,敢耍我?弟兄们上,把他那身肥膏剐下来熬油!”那个好忧郁好磁性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好愤怒好受伤。

    “别动手!钱已经到了!”楚河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那群正准备冲进店里大杀大砍的小混混们闻言猛转头,三十余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楚河。

    楚河一派正气凛然,不可侵犯的正义超人模样。在群氓不怀好意的目光注视下,面不改色地朝着人群缓缓走去,边走边道:“谁是长安街赌神阿杜?我是蓝天锤的兄弟。我这次来,除了送钱,还要代表蓝天锤跟你赌一把!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~~

    [赌神阿杜PK歌神楚河!请大能们投票支持!]

    </div>

章节目录

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辣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李古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古丁并收藏与婠婠同居的日子最新章节